第二章 旗木?旗木那谁?(1 / 2)

[]

云影散乱,狂风悲号,帐外的雨还没有停,叶羽随手丢掉手中的尸体,脑子里嗡嗡一片。

“旗木?旗木?”

他半眯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眼底更是蒙上了一层阴翳。

天下旗木这么多,像什么旗木卡卡西、旗木五五开、旗木一换一,不来个特指,谁知道谁是谁?

但在这个时段,这个地点,还能在木叶独领一军的或许就只有一个旗木,传说中的木叶白牙——旗木朔茂!

这下问题大条了。

叶羽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额头,脑袋一阵发痛。

他对第二次忍界大战的印象不多,就算搜肠刮肚,也只能从模糊的记忆里搜寻出几件指代不明的事情来,但有两件事情他记忆格外深刻,一件是“三忍大战山椒鱼半藏”,一件便是“木叶白牙的崛起”。

不过时间终归还是太久,就算清晰也只是相对清晰,细节印象还是模糊一片,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沙忍被白牙打的很惨,相当惨,几乎沦为了白牙崛起的背景板。

然而很不幸的是,他现在就是广大背景板中的一员。

巨大的压力如山岳般向着他压来,这可是真正的生死危机,村子里的人只是想要剥夺他的自由,把他养进地下室里,从此本子剧情榨汁姬。

而木叶想要的恐怕就是取走他的命,尸体送进实验室。

血继忍者,这一听就知道是一件难得的实验材料。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沙忍一败,他绝不相信自己能讨得了好。

血继限界,体内被封印的加坦杰厄,这些都只能代表他的潜力,代表他拥有一张通往影级之上的门票。

可潜力是潜力,实力是实力,一切潜力在转化为实力之前都是空谈,他毕竟才八岁,刚从忍者学校毕业不到半年,硬刚白牙和自杀没有区别,要想活,这事恐怕还得和砂隐村高层们商量着来。

……

时间已过晌午,天上还是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笼罩,一眼望不到尽头。

越过重重关卡,从叶羽所在的东北角走到大营正中,沙忍的临时指挥部就被放在那里。

掀开帐子,凌厉的视线瞬间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就在他踏入主帐的那一刻,至少有七八股不同的气息锁定了他,沙忍指挥部的防御不允许出现任何死角。

叶羽左右扫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有间谍和奸细才需要胆战心惊,他根正苗红,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更何况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也算是有后台的人,走路尽管嚣张点儿都没问题。

千代又不是什么老好人,手中把持着的势力更是能和三代风影扳扳手腕,就连往日里那些窥探着叶羽身子的豪门大户都得给她几分面子,不然老千代可能会教教他们什么叫既没面子也没里子。

再者……

“海老藏大人!”

走进帐篷,叶羽即刻行礼道,帐中主位上坐着一个眉毛格外狭长,不言苟笑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的海老藏仍处在自身实力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