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旗木朔茂(1 / 2)

[]

“你说木叶?”

一掌拍在桌子上,海老藏瞬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黑如土,仿佛能刮下一层泥来,视线在蓦然间变得无比凌厉,就像两把锋利的刀子,全然不复刚才淡定与从容,看样子木叶给他的压力不小。

忍界是五大国的忍界,忍界的秩序是五大国所制定的秩序,这是自忍村制度确立以来就决定好了的事情,这么多年来胆敢挑战五大国,还没有被立马干死的也就雨之国一个。

山椒鱼半藏的确天纵英才,以一人之力把整个雨之国的战力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就算是五大国想弄掉他都得很废一番心力。

但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有一点儿实力就极端膨胀,不想着稳扎稳打,拉一打一,竟然同时和三个大国以及铁之国一痛开战,这可是忍界霸主木叶才能享受的待遇。

没有掂量住自己有几斤几两,半藏这完全是找死行为,就连灭国都是迟早的事情。

但现在不同,雨忍这盘棋竟然被他给下活了。

率先向木叶服软,这很不半藏,但毫无疑问,这在战略上是绝对正确。

有木叶撑腰的雨之国和没有木叶撑腰的雨之国完全是两个概念,两者的挑战难度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

强敌联手,这下事情麻烦了,尤其是当岩隐村还态度不明的时候。

虽说沙忍和岩忍是暂时的盟友,但作为局部战争一打就是几十年的老对手,相互背刺绝对常有。

最近更有探子来报,发现在土之国境内有大批忍者集结,人数可达近万。

杀鸡焉用牛刀,海老藏才不相信岩忍这是为了对付雨忍村而集结的部队。

以大野木的性格,这回不管是砂隐村、云隐村还是木叶,绝对有一个村子要遭,至于是谁去吃那一记被刺,那就要看谁先露出破绽。

塑料盟友牵扯住了太多精力,搞得他都处处受制约,头痛。

揉了揉额头,海老藏强行按下心神,不管怎么说,身为总指挥的他还是不能乱的,他要是乱了,这支沙忍部队就全乱了,他们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目光一转,海老藏锋利的视线重新投在叶羽脸上,十指相合,坐下身子问道:

“还有呢?木叶准备出兵多少?带队的人是谁?水户门炎还是志村团藏?”

叶羽摇了摇头,额头上眉头不展。

“都不是?那是木叶三忍?猿飞日斩那个老东西还真会为他的徒弟抢功。”

没等叶羽答话,海老藏抢先冷笑道,脸上的表情明显舒缓了不少。

他和猿飞日斩以及志村团藏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平日里明争暗斗不少,知道他们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很难对付。

但与之相对的,他对三忍这类新生代忍者就要轻视不少,尽管他们现在风头很盛,实力也还不错,但行军打仗就是行军打仗,不能简单的用实力来衡量。

行事果决和心狠手辣这两个简单的词眼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锻练出来的,没有个几十年的修行根本就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