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支棱起来(1 / 2)

[]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来回摆动着双手,俊介想要解释。

叶羽的眼皮在上下抽跳,后面的话他已经不想听了,额头一跳一跳的疼痛。

他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哲学家,一个神学家,在一瞬间内领悟了上帝灭世的真谛,要是他,他也想灭世。

瞳孔中黑暗流转,就像在幽深潭底泛起涟漪,四周的温度忽然升高,空气炸开,声音就像黄钟作响,直击灵魂。

“够了,都给我松开,这里可是战场,能不能有点儿紧迫感?你们再这样下去绝对会败的,我保证。”

揪着眉头,叶羽恶狠狠的吼道。

都能不能尊重他点儿?

他这些年把自己包的个刺猬似的,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自由二字,他是想养就能养的吗?

空气顿时有些沉寂,就连千春的手都停顿在了叶羽脸上。

他长喘了口气。

好吧,可能他的语气是重了点,但……但他是真的不擅长应付女人这种生物,前世的经验更是毫无参考价值,毕竟等他离开校园,他都快三十了。

外表冷冽,杀人如麻,内里怎么可以是社恐?这只邪神岂不太屑了?

至于叶仓,那可是姐姐,姐姐是女人吗?

有人见过能把弟弟头盖骨掀起了的女人吗?

紧绷着脸,叶羽的眼神在转瞬之间再次变得冷漠,不管怎么说,这气势不能落。

气息上涌,他冰冷的就像一头沙漠里的孤狼。

细眉颦蹙,千春的视线重新落到叶羽身上,直与他四目相对。

叶羽的眼睛冷冽的就如枯井幽潭,空旷、幽寂,仿佛隔离人世,一时竟把千春给怔住了。

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这种感觉,心里一阵刺痛,愣了半天,摇晃了下脑袋。

能不能不要这样冷漠,孩子的眼睛不就该富有生机吗?

人就该有人的眼睛,这该死的战争。

她在心里暗骂一声,脸上重新挤出笑容,不退反进,竟一把将叶羽搂在了怀中。

她果然还是喜欢孩子,不论是热情似火的孩子,还是冷冽如冰的孩子,她都喜欢。

“放轻松,放轻松,我家其实也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笨小孩,比你要小一点,红头发,成天笑不离嘴边,很可爱,不像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天真一点,笨一点,如果可以的话还能胖一点,想太多就不可爱了哦!”

叶羽忽地心中一颤,身体僵住了,除去叶仓,他从未在这个世界的人身上感受到过这种温暖。

他好像被当成了某人的替代品。

他想要挣扎,可是该死的,他竟然挣扎不开。

不,也不一定,或许就是这具身体单纯的不想挣开。

再强一点,再狠一点,再冷冽一点,再无情一点,自他知晓自己处境的那一天起,他就这样严格要求着自己。

本来他以为自己离神越来越接近,怎么到头来还是具凡人的身体,眷恋着温暖。

“给我支棱起来啊,你个混蛋,不要被这个女人的温柔给骗了,你可是神,无法描述,无法理解的邪神。”叶羽的心里在咆哮。

他不是一个好欺骗的人,或者说神是不容许被欺骗的,不论是刻意接近也好,还是试图用温柔乡感化他也好,但凡带有目的,必为他所知。

他即是恶意本身,又怎么会看不出人性中的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