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要变了(1 / 2)

苏航宇看着争执的二人,极为懂事的走上前,拉着苏泽明的手。

“既然你回来了,那这孩子你就自己照顾吧,我可懒得管他了!”

陆潇转过身,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不过我得告诉你,这小子跟你一样,也是病秧子,医生说再不治疗,活不了多久,这事儿可跟我没关系,你别到时候赖在我的头上!”

苏泽明听见这话,这才意识到苏宇航有些不对劲。

他刚刚沉浸在看见儿子的喜悦中,还没在意苏宇航的状态。

这时他才发现,苏宇航的小手冰凉,脸色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明显的营养不良。

苏泽明俯下身,替他仔细的检查身体。

这时,门外又出现一位老者,正是之前在机场遣散众人的药帝门护法,袁良。

袁良对着苏泽明微微屈身,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敬畏。

“袁老,将我的银针取来,我要亲自给我儿子治疗!”

苏泽明吩咐道。

袁良自然是不敢违抗,急忙拿出一个烫金雕刻的锦盒,取出几根银针。

“门主,小少主这是邪气缠身,血脉微弱,要不让老夫来试试吧!”

“我说话你听不明白吗?”

苏泽明头都不抬,但是语气中带着不容违抗的气势。

袁良也不敢多说,恭恭敬敬的将银针递过去。

“哟,你还会治病?真是个笑话,不知道给自己治好没有,我看是够呛!你们父子俩可别死我家里,晦气!”

陆潇站在一旁,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苏泽明一句话,陆潇差点被气死,又继续阴阳怪气道。

“我姐花了几十万都没治疗好,还四处借钱治病,都没能治愈,凭你几根针就治好?别自欺欺人了!装模作样,真恶心!”

“放肆!吾门功法岂是你能侮辱的!”

站在一旁的袁良带着怒气,就要发作!

药帝门针法是每一任门主亲传给继承人的,无数人觊觎其施展之法,也是药帝门最顶尖的医术!

眼下居然有人说这是“自欺欺人”的把戏,身为护法的袁良自然是不允许别人侮辱的。

“袁老!”

苏泽明伸出手,将袁良拦了下来,示意他不要打扰自己施展功法!

袁良只能作罢,气的胡子都快立起来了。

“血脉堵塞,血气尽散,呼吸不畅……”

苏泽明自言自语道,神情有些焦急。

如果不及时救治,的确会有生命危险,苏泽明也来不及迟疑。

袁良望着自家门主,对他是再了解不过。

当初面对仇人追杀,给顶级大佬治病都没有这么紧张,现在居然有一丝慌乱。

“唰!”几根银针被苏泽明精准的扎在穴位上。

旋即一道金光浮现在其周身,一股强烈的真气进入苏航宇体内。

银针扎入,苏航宇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竟暂时昏迷了过去。

苏泽明将其抱到床上,然后站在他的身旁,运转体内的真气。

真气,又称真元之气,由先天之气与后天之气结合,谓之“性命双修之气!”

中医中更是有此介绍,“人之有生,全赖此气!”

苏航宇正是缺少这种先天之气,导致面无血色,气血不足。

苏泽明将自己的真气通过银针,传入自己儿子体内。

不过此刻正压制着体内狂暴的真气,要是稍不注意,释放过多,苏航宇可会承受不住,爆体而亡。

陆潇也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想看看他是不是真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