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见到了慕琛白!太上老君(1 / 2)

一声巨响,在苍穹深处骤然炸开,却犹如直接在脑海中回响开来,震的人耳膜几欲碎裂。<ahref="http://www.wjxs.cc"target="_blank">www.wjxs.cc</a>

而此刻,君慕浅手中的七星挽月鞭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开始剧烈地震颤了起来。

“嗡!嗡!”

不是因为鸿蒙紫气,更不是因为被炼化,而像是……连接到了什么东西!

“敛住全身气息,退后——”青年面容上的笑容终于完全消失了,“降低‘他’的警惕。”

“轰轰——”

天空上的巨响还在继续,一声比一声响。

君慕浅蓦地转头,却发现屋子之外的那些侍卫们和其他慕家子弟却还在做自己的事情,就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些异常一般。

“除了我们,他们是看不见的。”青年像是看出了她的困惑,轻描淡写地解释,“是我的疏忽,把你也给连累了。”

“不——”君慕浅的眼眸微深,“我想,不是因为你,而是我。”

那抹暗沉让她心中升起的厌恶,同遇见黑雾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要更为强烈。

那么,这抹暗沉也一定要比黑雾还要恐怖。

“滋啦滋啦……”

七星挽月鞭仿佛在抵抗着什么一般,星辰之力和太阴之力都开始逐渐地消散。

“轰!”

这一次,那抹暗沉猛地游动了一下,有着磅礴强大的邪恶力量,从苍穹中降落了下来。

“真是麻烦了。”青年轻轻叹气,手指微动,一把长剑缓缓出现,“希望‘他’能够被瞒过。”

然而,那力量却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样,反而直直冲着紫衣女子而去。

速度快到连青年都无法去阻止!

他神色大变,几乎不敢去想接下来的场面会是什么。

君慕浅的神经也是一紧,因为她不能动了。

也许是出于极度的厌恶,又或许是天空中的那抹暗沉已经捕捉到了她。

真真切切地不能动,哪怕她灵力充足,也无法进到混元领中。

邪恶的力量更近,根本避无可避。

“轰!”

就那么对着头,直接轰了下来。

“嗡——”

就在这个时候,七星挽月鞭忽然发出了一声极其尖锐的鸣叫。

下一秒,一股精纯至极的能量从鞭子上爆发开来,直直地冲上了从天而降的邪恶力量。

“轰隆隆……”

两者相撞之际,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破声。

但是却没有震动周围的任何东西,甚至,离得最近的君慕浅,连发丝都没有扬起。

“咻!”

忽然,那抹暗沉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东西一般,突然就消失了。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天空重新恢复了平静。

青年微微一愣,英挺的眉皱了起来,旋即,他像是明悟了什么,倏地脱口:“是至人娘娘!”

闻言,君慕浅神色一顿:“娲皇?”

“七星挽月鞭是女娲宝库中的先天灵宝。”青年舒出来一口气,“曾经经过至人娘娘的灵力洗礼……”

“如果我没猜错,刚才正是七星挽月鞭中,有一股至人娘娘留下来的力量,才破除了先前的异变,想必,‘他’是以为至人娘娘也来了,才会主动退去。”

“果然是娲皇么……”君慕浅稍稍沉默一瞬,“所以,‘他’是谁?”

“‘他’……”青年语气一顿,“‘他’是你永远不想知道的东西。”

话罢,他摇了摇头:“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好,反而会徒增烦恼和畏惧。”

君慕浅颔首,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毕竟,青年也不会告诉她了。

“我必须回去了。”青年眉目微肃,“这里不比天穹境,可以屏蔽外界的感知,有机会,我们再见吧小丫头。”

他微笑了一下,意味深长道:“不过,还请不要忘了师尊的请求,一年之内,一定要去昆仑虚一趟,无论镇元子前辈他是否活着,你都要去见见。”

“我会的。”君慕浅轻声应道,“吕祖前辈。”

听到这个称呼,青年微微愣了一下,转而大笑出声。

他摇头,转过身去,浅声曼吟:“有人问我修行法,只种心田养此身……”

“莫言大道人难得,自是功夫不到头。”

“……仗剑当空千里去,一更别我二更回……”

“背上匣中三尺剑……”青年的身影已经完全没入了再度扭曲的空间之中,声音还在幽幽回响,“为天且示不、平、人!”

“为天且示不平人。”君慕浅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忽而一笑,“原来,八大天至尊真的是上洞八仙。”

不算娲皇的神念,吕祖是她唯一见过的还存活到至今的魔神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