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便宜哥哥!会是什么?(1 / 2)

然后,君慕浅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ahref="http://www.1kanshu.cc"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眉目寡淡,凤眸深邃。

眼尾吊着漫不经心的笑,透着股生冷,但偏偏又带着点痞意。

君慕浅稍稍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她看到的第一个没有戴面具的人。

慕影。

她那个“便宜哥哥”。

真巧,这么快就又碰上了。

君慕浅摸了摸自己的面具,想起她下午说的那番话,总觉得她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她倒是并不在意她多一个哥哥出来,当然,她也相信慕影说的那些话。

有一个哥哥的感觉,也必然是很好的。

只是慕影的目的,君慕浅不能确定。

他是真的认识她,还是说只是心血来潮?

君慕浅坦荡荡地看过去,目光毫不避讳。

她现在并不打算将她的身份告诉慕影,因为她还有着大用。

有些计划已经悄然地确定好了,她确实要回慕家,但绝对不是她上门,而是慕家心甘情愿地把她带回去。

这一点,不能变,否则接下来的计划就无法实施了。

君慕浅勾了勾唇,桃花眸中漫着森寒的笑。

如若不是慕芷的身体不好,又是女子,恐怕这一次慕家派下来的人,应该会是她这个好妹妹吧?

啧,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瞧一瞧了。

这天才之名,究竟如何厉害了。

慕影显然没有注意旁边的人,眼下被风迟冷不丁地一扯,衣服上的扣子都松开了几颗。

“有病就治,离我远一点。”慕影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一把推开风迟,空着的一只手迅速地整理衣襟。

这小子是被他揍出阴影来了?

所以见个人都以为人家要动手?

“噗……咳咳咳!”风迟呛得更厉害了,他又委实畏惧身旁的人,只好压低声音说,“我说真的,你是没看到,刚才那姑娘的眼神真的是要杀了我。”

太可怕了,他不就是偷听了几句话吗?

只不过没想到,他旁边居然做了这么一个剽悍的姑娘。

暖?这哪里是姑娘该说的话?

不过风迟一边听着,还一边在心里记了下来。

他心想,这话姑娘不应该说,但他可以啊,等他回去后,又有新的手段去找姑娘玩了。

风迟想着,然后不小心笑出了声,笑得还特别荡漾。

慕影已经将扣子全部系上了,此刻听到这么一串笑声,他身子震了一震,将身子往另一边偏了一些,然后提醒道:“现在不是春天。”

这春发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跟春天有什么关系?”风迟正笑着,听此,不由纳闷不已,“我知道现在是夏天,马上就要秋天了。”

闻言,慕影低笑了一声,怎么听怎么冷:“然后你就要冬眠了。”

“哎哟喂,我靠,慕影你居然骂老子是禽兽!”风迟终于回过味来了,“老子又怎么招惹你了?”

“闭嘴。”慕影神色不耐,“你是真的聒噪。”

“行了吧,正是因为有我在给你活跃气氛你这里才显得不那么寂寞。”风迟冷哼了一声,“好心当成驴肝肺。”

慕影不说话了,他目视着前方,神色漠然。

“还有你这小子,居然还不戴面具。”风迟痛心疾首道,“说,你是不是准备仗着你这张招蜂引蝶的脸,又去找小姑娘,然后再认一堆妹妹回来?”

他真的是信了慕影的邪!

虽然,他们确实不必听从华胥大陆这所谓的宗门联盟的命令,但是现在其他人都戴着面具,就这家伙不带,实在是太鹤立鸡群了。

更不用说,慕影那张脸,真的是攻击性太强,有些太过锋利了。

结果那些不谙人事的小姑娘,还偏偏就喜欢这样子的。

对此,风迟唾弃不已。

“一堆?”听到这句话,慕影呵笑一声,“我就一个妹妹,你以为我是你?”

而且,他不戴面具是为了方便他妹妹认出他。

慕影有预感,他妹妹肯定今晚会出现在这场地下拍卖会上。

这就是兄妹之间的心灵感应。

他完全不知道,他心心念想的某个“妹妹”不仅出现了,而且就和他隔着一个座位。

不过,某人根本没有要表示的意思。

“你就睁眼说瞎话吧。”风迟鄙夷,“放着家里的天才妹妹不要,跑出来见人家姑娘好看,认了个干妹妹,谁不知道你……呜呜!”

声音忽然就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慕影面无表情将自己的一条袖子撕了下来,然后直接就封住了风迟的嘴,还贴心地在后面打了一个死结。

风迟瞪着眼睛,神色愤慨,完全没有料到慕影会来这一手。

他想说“你干什么啊你”,结果一句清楚的话都说不出来。

气得风迟扭过头去,直哼哼。

好你个慕影,等老子回去,一定把这件事情告诉慕家,让你祖宗揍你!

风迟不再说话,慕影的耳根终于清净了。

而这时,拍卖会也恰巧拉开了帷幕。

慕影撑着胳膊,目光散漫地望着前方。

这种场合,他向来是不喜欢来的。

可是今天有一件拍品,却让他不得不来。

慕影的唇边,忽然勾起来一抹笑。

这群人,还真是跟他家里们那些老家伙一样,喜欢放烟雾弹。

既然他来了,那么其他几家……

慕影的目光锁定了第一排,哦,果然也到了。

那么好戏,也要开场了。

君慕浅看到风迟蔫了吧唧地坐在那里,觉得她这个便宜哥哥的举措甚好。

她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风迟这么嘴炮的人,也只有用这种非常手段,才能让他安静下来了。

丢了一个怜悯的眼神,君慕浅坐直了身体,也看向了中央的高台。

高台通体皆黑,上面有着浅淡的光泽在流转,虽然颜色沉重,却不失大气和奢华。

“嗡——!”

一道悠长清脆的青铜钟响,在整个拍卖会中回荡开来。

霎时,所有声音都静了下去,方才还在交谈的人们此刻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目光不约而同地汇聚在了漆黑的高台之上。

在钟鸣声消散之后,高台上便出现了一个人。

是一个长须老者,慈眉善目。

君慕浅并不是认识,但从周围人的一些反应中可以看出,这个老者的地位,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让诸位久等了。”老者的声音不大,但却刚刚好能听清,扩散至拍卖场的每一个角落里,“想必有一些新来的小孩子们还不认识老朽,那么老朽就再打扰诸位几分钟,先自我介绍一下。”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将四周望了一圈后,才又开口:“老朽不才,是宗门联盟的第一百八十九任副盟主。”

“!”

那些不知道老者身份的,眼下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惊。

顿时,嘈杂声就响起来了。

“副盟主?真的是副盟主?”

“可我怎么听说,宗门联盟的正副盟主都是不理事的,怎么会来负责一场拍卖会?”

“是啊,不是骗人的吧?宗门联盟副盟主的名号,可不是那么容易好套用的。”

君慕浅也有些意外,她看着这老者雪鬓霜鬟,但却精神奕奕,没想到居然会是宗门联盟的副盟主?

老者似乎早就料到了会出现这样一幕,他很平静地拿起小槌在旁边敲了敲:“肃静——”

声音洪亮,直接将那些嘈杂声全部盖住了。

“凡是对老朽身份有异议的,老朽很欢迎各位在这场拍卖会结束后前来找老朽,我们可以共同谈一谈。”

众人立马闭嘴了。

君慕浅轻笑一声,也不想想,谁会胆子大的在这里冒充宗门联盟的副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