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成为废人?送给轻美人玩(1 / 2)

灵根排斥?

小芷的灵根怎么会排斥小芷?

慕琛屿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他跪在那里,头一次感觉到了手足无措。<ahref="http://www.kan121.com"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灵根可是修炼者生来就有的,怎么可能会排斥自己的主人?

难道小芷晕倒,竟然是因为灵根在排斥她。

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慕琛屿有些惶然,他猛地抬起头,急声问道:“父亲,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先前去了苍家,这才回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小芷的院子里一片哭喊声。

本以为是因为体弱才昏迷,但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怎么回事?你还敢问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慕家主冷冷地笑了一声,手中的木棍又是一扬,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慕琛屿的背上。

慕琛屿闷哼一声,喉咙里泛起了一股腥甜,铁锈味弥漫了整个口腔。

但是他强忍着,把即将喷出来的鲜血咽了回去。

他父亲的实力比他要高了不少,这一棍子看似简单,实则附着了灵力。

慕家主喘着气,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又是一棍子打了下来,怒声:“老夫还想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噗——”慕琛屿这次没有忍住,将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他勉强抬头,“父亲,孩儿若是知道原因的话,又怎么会不与父亲说?”

闻言,慕家主沉默了一下,半晌,才冷冷地问道:“你当真不知道?”

“孩儿以人格担保,孩儿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慕琛屿声音微弱,“孩儿是真的不知道啊父亲。”

若是不能让他的父亲解除怒火,他今天都有可能被活活地打死。

“好,这可是你说的。”慕家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你告诉我,灵根排斥都有什么原因?”

“父亲,这……”听此,慕琛屿有些愕然地抬头,末了,呐呐开口,“孩儿对此,倒是不知。”

“不知?”慕家主又是一声冷笑,“你当然是不知,整天不学无术,连小芷都不如,老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

慕琛屿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孩儿……”

“温老,这边!”这时,一道急切焦急的女声传了过来,“真是麻烦您了,还要您这个时候跑一趟。”

“无事。”苍老的声音淡淡道,“老身知道你为人母,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孩子。”

“多谢温老了。”温宁蕊欣喜出声,然后等她进到屋子里的时候,难得地愣了一下,“父亲,夫君,你们这是……”

慕家主瞥了她一眼,没言声,神色依旧冷冷,显然很是不喜。

“蕊儿,我没事。”慕琛屿朝着她摇了摇头,“父亲在教导我。”

“真的吗?”温宁蕊有些疑惑,而在她看到地上的一滩血时,大惊失色,“夫君,你怎么吐血了?谁干的?”

慕琛屿没说话,慕家主已冷然道:“老夫干的,怎么,有异议?”

“父亲?”闻言,温宁蕊愕然,她十分的不解,眸中已有晶莹闪烁,“您怎么能……”

“蕊儿!”慕琛屿厉声打断,“父亲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不要说话。”

温宁蕊被吼得一个哆嗦,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慕琛屿:“你居然这么凶我?”

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声音哽咽道:“你要是厌烦我了,直说就好了,何必对我这么暴力,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当初就不应该……”

“够了!”慕家主不耐烦地打断,“老夫没兴趣看你们夫妻争吵,若非今日事关小芷,老夫连你们这个院子都不会踏足!”

他站起身来,也根本不顾温宁蕊是女子,手中的木棍直接就撂了过去。

温宁蕊这下不敢说话了,她拼命地捂着嘴巴,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

一下子,哭得更凶了。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慕家主冷声训斥,“小芷就是有你这样的母亲,性子才那般软弱。”

被邀请来的温老站在一旁,也不看,左右是人家家里的事情,她也不好插手。

“老夫不管你们夫妻如何,老夫只在乎小芷。”慕家主的目光冷冷地扫视着二人,“今日,若是不能给老夫一个交代,你们俩都给老夫统统滚出慕家!”

说完,他也不再看慕琛屿和温宁蕊是什么样的反应,拂袖而去。

“蕊儿,别哭了。”慕琛屿这才爬了起来,他咳嗽几声,“我没有想凶你的一起,你也知道父亲向来宠爱小芷,看到小芷出事后,定然很是生气。”

温宁蕊只是哭。

慕琛屿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你是担心我,但你没看到方才父亲的反应吗?若我不拦着你,到时候还得连累你同我一起遭罪。”

他是真心喜欢他这个妻子,所以什么事都依着她,她要什么他便给什么,更不忍心她受到伤害。

温宁蕊还在哭。

“宁蕊,好了。”这时,温老出声了,“你也别耍小脾气了,还是看看小芷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温老说的是。”温宁蕊这才不哭了,她抹了抹眼泪,瞪了慕琛屿一眼,“今日小芷才是最重要的,我就先不同你计较。”

闻言,慕琛屿苦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温老,您看看。”温宁蕊走到床榻边,“小芷这是怎么回事?”

温老跟过去,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后,皱了皱眉:“她的灵根,在排斥她。”

“什么?!”温宁蕊大吃一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原因有二。”温老说,“一是小芷的身体太弱,随着年龄的增长,不足以支撑起她的灵根。”

“灵根有灵,自然就会排斥她。”

温宁蕊焦急:“那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温老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这灵根察觉到了到了小芷不是它原本的主人。”

听到这句话,温宁蕊和慕琛屿都是齐齐一惊。

如果不是温老今天提起,他们几乎都差点忘了这件事情。

这么久以来,他们早都把先天灵根当做了慕芷的所有物,哪里还记得他们另一个孩子?

“宁蕊,和老身说实话。”温老抬头,神色严肃,“当初那个孩子,真的死了么?”

“这……”温宁蕊看了慕琛屿一眼,很是确定,“自然是死了,扶三公子可以证明。”

“这就更奇怪了。”温老也有些不解,“如果那个孩子死了,这株灵根自然就成了无主之物,又怎么可能察觉到小芷不是它的主人?”

听到这句话,温宁蕊的神色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声音低柔:“那温老,现在该怎么办?”

灵根排斥,这可不是小事情!

若是到最后灵根破体而出,她的小芷就要成为废人了。

“你们当初做的事情,老身本就不怎么赞同。”温老叹了一口气,“应该再等几天,等到那个孩子突破灵宗时比较好。”

温宁蕊愣了一下:“此话怎讲?”

“灵根,灵脉是相辅相成的。”温老道,“你们只把灵根移植了,却没有移植灵脉。”

“这样一来,总归是缺点东西,不好啊。”

“还有这种说法?”温宁蕊脸色一变,“可是贱……不,小浅已经死了,也没办法移植灵脉了啊。”

“是啊。”温老摇了摇头,“就算那个孩子还活着,她灵根被挖,终身无法修炼,不到灵宗,不开灵脉。”

“这可怎么办?”温宁蕊咬了咬唇,“可是您也知道,若是等到小浅成为灵宗,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移植灵根了。”

三岁的孩子,还都未长开,稍微糊弄一下,就能瞒过去。

哪怕是慕家主,也不知道他们把人给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