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成为废人?送给轻美人玩(2 / 2)

其他慕家人和老祖宗们也都一直以为,拥有先天灵根的一直是慕芷。

“这就没办法了。”温老淡淡,“若是有灵脉,小芷不仅能够痊愈,反而修为会更上一层。”

听到这句话,温宁蕊的指甲掐入了掌心之中,神色晦暗不明。

若是早知道如此,她就不应该那么早挖了那个丫头的灵根。

她应该把慕浅锁在一个地方,然后逼着慕浅修炼,等到其灵宗之后,将灵脉和灵根全部剥离才对!

这样一来,她的小芷根本不用受这种苦。

“蕊儿。”慕琛屿揽住温宁蕊,宽慰道,“小芷的灵脉也不弱,还是听温老说说怎么让小芷醒过来吧。”

“不弱?”闻言,温宁蕊气怒道,“那你是不知道小浅的灵脉会有多强!我们就这么白白地错失了一个机会!”

拥有先天灵根,灵脉能弱吗?

至少也是天级!

慕琛屿知道他无法让温宁蕊平静下来,只能问:“温老,除了移植灵脉,还有别的方法么?”

“有是有。”温老微微颔首,“但是都没有移植灵脉来得方便利落,虽然灵根是在排斥小芷,可是毕竟也在小芷的体内待了十多年,还是有着几分亲和的。”

“所以,老身建议你们可以去扶家,再找扶三公子,让他用言灵控制住这股排斥。”

“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要想让灵根彻底不再发生排斥,恐怕……你们要去灵族走一趟了。”

“灵族?!”温宁蕊和慕琛屿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失望。

虽然灵族算是其他种族中最与人类交好的一个了,但是他们也没有能力让灵族帮助他们啊。

“老身先行一步了。”温老起身,边走边叹气,“孽缘啊。”

床榻上的少女脸色苍白如纸,可以清晰地看见青色的血管。

她躺在那里,仿佛一个破碎的玻璃娃娃。

温宁蕊看着看着,就流下泪来:“小芷,娘的小芷……”

“蕊儿,你去扶家请扶三公子。”慕琛屿到底是男人,还能稳住情绪,“我去告诉父亲,小芷是因为体弱才发生了灵根排斥。”

“辛苦你了,夫君。”温宁蕊擦干了眼泪,“保佑我们的小芷,一定要好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去,并没有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的少女,手指忽然动了动。

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唇瓣微微开合,声音轻柔:“还有灵脉么……”

“师傅?”

君慕浅接到扶风传音的时候,愣了一下。

扶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有力,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低沉道:“小浅,知道方才谁来找我了么?”

“嗯?”君慕浅挑了挑眉,“师傅能这么说,不会是我的好妹妹或者父母吧?”

她师傅也是个性子淡泊的人,不出大事,不会开口。

那边笑了一下:“小浅真是聪明,是他们夫妇来找我了。”

“哦?”君慕浅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他们找您做什么?难道是问您我在何处?”

“并不。”扶风淡淡道,“原先我还怀疑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你还活着的消息,但现在我确定了,他们早就以为你死了。”

“这样么……”君慕浅皱了皱眉。

若是她的“父母”认为她已经死了,上一届的百宗大战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来找我,是让我给……”扶风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冷笑了一声,“慕芷治病。”

“慕芷?”君慕浅眼眸凉了凉,“她又怎么了?”

“小浅,你大约是不会想到——”扶风复笑,“灵根在排斥她。”

“有趣。”闻言,君慕浅勾了勾唇,“看来,抢来的东西终究还是用不起。”

“他们让我用言灵压制灵根的排斥。”扶风说,“我没有答应。”

“您拒绝了?”君慕浅微怔了一下,倏地笑了,“不,师傅,您要答应。”

“小浅?”扶风声音扬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师傅。”君慕浅轻描淡写,“我是让您去给慕芷压制她的病症。”

那边沉默了,显然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小浅……”半晌,扶风叹了一口气,“你真的就这么大度?”

“不,师傅。”君慕浅笑了,“我这个人心眼很小,我自然是希望慕芷不好受,但是这样一来,她只是不好受了,可是十三年前地事情,还是被埋没了。”

“小浅的意思是……”

“让慕芷接着当她的天才。”君慕浅微微勾唇,“师傅,你要是知道,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我就是太不大度了,才会让你这么做。”

灵根是在排斥慕芷,可那又如何呢?

顶多是让她修为跌落,不能修炼罢了。

对于慕家来说,也不过是损失了一个天才,算不了什么。

所以,这还不够。

君慕浅的眸中浮起了浅浅的杀意,她要让他们的罪行,昭告天下。

让他们从高处跌落,从此再也爬不起来。

“为师明白了。”扶风轻声道,“小浅,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君慕浅笑着答道,“师傅,这件事徒儿就拜托您了。”

“嗯。”

传音掐断之后,君慕浅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

慕芷为何会突然被体内灵根排斥?

很显然,这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

难道是……因为她开了灵脉,所以她那株被抢走的先天灵根起反应了?

这就有意思了。

君慕浅桃花眸上挑,排斥好啊,否则就怕慕芷忘了,灵根还是抢来的。

给她提个醒,也是不错的。

君慕浅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正欲接着进行修炼,一个不速之客,却突然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这一次,白澈是以原本的面貌出现的。

君慕浅瞅着那露在银色柔软长发外面的毛绒绒耳朵,心里有些痒痒。

她现在终于悟了,难怪容轻想养狐狸呢,这种毛绒绒的宠物,真的是让人无法抗拒。

嗯……君慕浅有些纠结,她要不要等她厉害了,把白澈送给容轻让他玩?

白澈忽然感觉到紫衣女子的目光有些可怕,像是把他按在了案板上,磨刀霍霍。

“小美人儿,又见面了。”他打了个响指,狐狸眼含着笑,“三天到了,你该和我走一趟了。”

他唇线上挑:“想不想看看苏诗阮怎么个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