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知廉耻!容轻,我等你醒来(1 / 2)

声音并没有要压下来的意思,导致宫殿外面护门的侍卫都听见。<ahref="http://www.25shu.com"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他们神色古怪了起来,脸崩得紧紧的,显然是强憋着笑。

听到这句话,苏诗阮的脸色骤然一变,柔美的眉眼都沉了下来:“畜……你会好好说话吗?!”

连人都不是,只是一头灵兽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还敢在她面前嚣张。

“苏诗阮,我最烦你这一点。”有窈窕的身影从内殿中缓步走了出来,声音不屑,“面上一套,背后里又是另外一套,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恶心?”

苏诗阮的神色一冷,咬了咬唇,怒道:“碧灵!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她居然被一头畜生指着鼻子骂,脸面何存?

可是她今天有求于这些灵兽,不能太过放肆。

忍耐,想想你的容郞,想象以后的美好生活。

苏诗阮在心中不断地提醒自己,心情竟然真的平静了下来。

“怎么?想杀我?”随着那道身影的逐步靠近,面目也渐渐清晰。

那是一个身穿绿衣的高挑女子,腰肢盈盈一握,以绿叶为裙,花枝为摆。

眼妆精致而妖娆,竖瞳摄人,带着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息。

只是身高,就完全压制了苏诗阮。

两人谁强谁弱,一见便分晓。

名为碧灵的女子环抱着双臂,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苏诗阮。

她轻哂一声:“苏诗阮,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心里想杀了我?”

苏诗阮死死地盯着她,拳头握紧,嘴唇都被咬出了血,身体因为太过气愤而颤抖了起来。

似乎只要风一吹,就能倒下去。

“一个小小的人类灵尊,你还想杀我?”碧灵眼波流转,自带妩媚风情,“你不要忘了,你能活到现在,是王怜悯你!”

她冷笑一声:“如果不是王看在你可怜的份上,将自身的修为传给你了一缕,你早八百年都死了知道吗?”

“让开。”苏诗阮被说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水眸通红,楚楚可怜,委屈道,“我没说我要杀你,你也不必这般咄咄逼人。”

她早就知道碧灵看她不顺眼,不就是因为兽尊吗?

自己没有用处,怪在她头上做什么?

要知道,这也不是她的意愿。

一想到这里,苏诗阮就委屈不已。

虽然现在的圣元苏氏皇族并不是她的后代,可也是她建立了圣元王朝,是第一任圣元女王。

她作为圣元女王,却只能来到西方荒漠,这难道就是她的错吗?

“瞧你,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碧灵似乎很是诧异,她漫不经心地笑,“你怎么就哭了?”

苏诗阮咬唇不语,只是默默地流泪。

要是早知道碧灵今日也在谷中,她定然是会换一天再来。

这缥缈谷中哪个灵兽见到了她不都得尊称一声“诗阮小姐”?

偏偏这个碧灵,每次都要嘲讽她,而且还是当着其他灵兽的面,让她颜面尽失!

她当然想杀了碧灵,这个不知好歹的灵兽。

苏诗阮抬眸看了一眼碧灵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嫉妒。

灵兽和灵气的亲和能力,本就在人类之上,故而它们被大自然所眷顾,化形之后,都自带几分空灵之气。

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她怎么都学不来。

不过……苏诗阮翘起了唇角,这些灵兽膜拜的王,最终不还是拜在了她的石榴裙之下?

“我不和你计较。”苏诗阮深吸了一口气,神情高傲地瞥了绿衣女子一眼,“我找王有事,你让开。”

碧灵是不敢和她动手的,因为这里的灵兽都怕他们的王。

她是王的女人,是兽就要礼让三分。

那她就故意引起碧灵的愤怒好了,到时候这头畜灵兽一怒之下对她出手的话,就要被王责罚了。

“好啊。”然而,出乎苏诗阮的预料,碧灵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直接点头道,“王就在寝宫里,你进去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苏诗阮有些懵。

往常碧灵不都是要拦着她,怎么都不让她进吗?

怎么今日,倒是转了性子?

一定又问题!

苏诗阮警惕地看着碧灵,像是一只受惊的小仓鼠。

“反正你隔几天就要来一次,想必也不用我给你带路了。”碧灵似笑非笑,“不过,提醒你一下,今日王的头疼症又犯了,心情不怎么好。”

顿了顿,意味深长道:“希望你能让王欢喜几分,我也就不必愁了。”

话罢,竟然直接转身离去,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下。

头疼症又犯了?

苏诗阮愣愣地看着地面,才想起来一件事。

虽然这里的王已经超越了神兽,到了兽尊的层次,但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头疼得厉害。

一旦兽尊犯了头疼症之后,脾气就会暴躁不已。

苏诗阮有些惊恐,她记得有一次,就是因为这个,她被折磨了一顿。

不行!今天她绝对不能进去!

苏诗阮立马转身,头上冒着冷汗,希望没有惊动兽尊,要不然她肯定会遭殃。

如是想着,就准备逃跑,却在这时——

“既然来了,还不给本王进来?”

她背后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冷沉,是命令的口吻。

苏诗阮一个哆嗦,差点栽倒地上。

她不敢动,木愣愣地站在原地。

然而,这道声音又从内殿中响起了。

“不要让本王说第二遍。”

在极高的求生欲之下,苏诗阮终于抬起了脚,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内殿里的摆设很是简约,就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柜子。

兽尊就坐在幕帘之后,影影绰绰。

看着高大的兽尊,苏诗阮的腿又是一崴,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才挪到了他的跟前。

“王,您……”

苏诗阮脸上刚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想着用个什么借口可以离开,结果不小心被绊了一下,她直接摔到了。

而兽尊却是没有看她一眼,依然端坐在那里。

苏诗阮忍着疼痛,她细声细语:“王,您头疼么?”

头顶上传来一声“嗯”,随后,是命令的口吻:“抬起头来。”

苏诗阮不敢不从,她抬起头,而在看到面前生物的模样时,尖叫声差点就破喉而出了。

那张原本应该美如冠玉的脸上,此刻竟然有着青黑色的鳞片浮现了出来。

映着一双血瞳,狰狞无比。

苏诗阮哆哆嗦嗦:“御痕你的脸……”

对着这样的脸,她怎么还会喜欢?

听到这句话,御痕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本王的脸怎么了?”

他微微倾身,语气似乎有些不悦:“难看?”

“不,不!好看!”苏诗阮惧怕至极,谄媚地夸赞道,“王自然是最好看的。”

下一秒,她差点又惊叫了,因为御痕毫不客气地踢了她一脚。

力度之大,差点将她踹翻。

“又不是没见过本王的本体,怕什么?”御痕眯了眯瞳子,勾起了唇角,“今个儿你来得正好,本王正愁没有人来陪本王。”

“不,御痕,我有事情,你……”

她并没有说完这句话,就被打断了:“安静一点。”

苏诗阮脸色惨白,也不敢再开口了,只能咬着唇闭嘴,生怕惹怒了高高在上的兽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