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知廉耻!容轻,我等你醒来(2 / 2)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

御痕才漫不经心地道:“本座其实挺喜欢你的,但是你不要惹本王生气。”

此刻,他脸上的鳞片已经消散了,昔日英俊的容颜又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可惜苏诗阮根本没有力气去看,气得浑身发抖。

但显然,御痕并不会怜香惜玉,他将苏诗阮的头抬了起来,兽瞳没有任何感情:“说,找本王什么事情?”

“我……”苏诗阮张口,犹豫了一瞬,但还是说了出来,“想要一些力量。”

只要她有了力量,再引开偃师公仪墨,就能杀了那个不知好歹的贱人!

竟敢趁她不在,待在容郞身边。

不要脸!

“哦?想要力量?”御痕这才来了几分兴趣,看着苏诗阮惨白的俏脸,“谁惹本王的宝贝儿了?”

“一个小小的人类。”苏诗阮知道这是个好时机,她垂着眸,“没什么,王不必在意。”

她在御痕身边近千年,自然知道他的脾性。

得寸进尺,不会有任何好处。

“人类?”御痕淡淡,瞳孔中散着摄人的光,“男的女的?”

“女的。”苏诗阮心不在焉。

“长相如何?”御痕接着问。

虽然苏诗阮不愿意承认,但还是道:“倾国倾城,举世无双。”

比她美也没有关系,她相信容郞恢复正常后,不是一个贪色的人,她还是有着很大的机会的。

“在本王面前,不要想其他男人。”御痕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冷冷道,“是本王不好,还是如何?”

“我没有!”苏诗阮吃痛,眸中含泪,“御痕,你手下留情。”

“没有最好。”御痕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手,“既然有人得罪了本王的宝贝儿,那本王定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苏诗阮一愣,旋即大喜:“御痕,你是要帮我……”

然而,御痕并不理她,而是偏头唤了一句:“碧灵。”

过了一会儿,才响起碧灵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

御痕抬抬下巴:“告诉她,得罪你的人在什么地方?”

苏诗阮虽然疑惑,但还是说了:“圣元王朝。”

“你的地盘,还有人敢得罪你?”御痕挑了挑眉,“碧灵,去圣元,把得罪本王宝贝儿的人带回来。”

碧灵并不恭敬,更不耐了:“你怎么不自己去?”

“本王懒。”御痕大笑,“宝贝儿,影像传给她。”

苏诗阮当即就用灵识,将君慕浅的影像传给了碧灵。

灵尊之上,才可以办到这些。

“行,又得老娘替你跑腿。”碧灵将影像查看完毕后,眸中掠过了一抹意味深长,迈着腿离开了。

“御痕……”苏诗阮感动地看着男人,她没有想到,御痕居然会为了她派出了碧灵。

碧灵的实力,可只在御痕之下!

“乖。”御痕拍了拍她的脸,神情看似温柔,实则冷漠至极,“休息吧。”

燕归城外,战神之墓中。

君慕浅一手拉着容轻,一手在不断地探索,眼神沉沉。

“中宫,中宫到底在何处……”

如同第一道机关一样,九宫八卦也被人动了。

在进去的时候,他们几人就被完全地分散了,除了她一直拉着的容轻。

九宫八卦并非偃师所擅长的,公仪墨只是按照书上所讲在这里布了一个阵。

因此,这就导致了,连公仪墨都被困在了八卦之中。

君慕浅不得不庆幸,曾经在东域的时候,她为了吸收太阴之力,专门学习过这些东西。

如若不然,她也出不去。

八卦突破了,但九宫仍在。

要想离开这里,必须要找到生门。

八卦的生门她能找到,是因为曾经也被困在过八卦阵中。

而九宫是排局的框架和阵地,一宫坎,二宫坤,三宫震,四宫巽,五宫中,寄于坤,六宫乾,七宫兑,八宫艮,九宫离。

九宫之所以难解,因为其中还有三奇和六仪。

君慕浅只能算出,生门是中宫,但是她现在却找不到中宫在什么地方。

九宫八卦一旦启动,就会有无数机关而出。

刚才,就经历了一场箭雨。

如若不是她用鞭子将发射箭矢的机关击碎,要想抵达这里决不容易。

“九宫之义,法以灵龟,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君慕浅轻喘着气息,眼神极为冷静,“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中宫……”她勾了勾唇,唇边浮起了笑,“找到你了。”

“唰!”

七星挽月鞭直直地朝着一个青鼎飞去,狠狠地抽在了上面。

“轰隆——”一声,随着巨大的爆鸣声的响起,面前的青鼎猛地炸裂开来。

碎片飞起的瞬间,面前的一切仿佛云雾一般缓缓散去。

君慕浅扶着墙壁站在那里,这才看清面前的一切。

这是一座巨大的宫殿,金碧辉煌,庄重森严。

殿内有着金漆雕龙盘旋在圆柱上,周围还有着无数珠石宝玉。

但君慕浅并没有注意这些,她的眸光落在了最中央的那个透明色的冰晶棺床上。

公仪墨说,容轻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早就安排好了。

要将他放在那冰床之上,再点燃灵柩灯。

而且,必须让灵柩灯七七四十九天不灭。

君慕浅缓缓吐出一口气,这两个倒是不难。

混沌之火目前受控于她,只要她不收回来,灯就永远不会灭。

既然是容轻吩咐的,那么自然有他的道理。

不过,这样一来,容轻岂不是得和沉夜的躯体躺在一起?

君慕浅叹了一口气,只好委屈一下美人了。

反正沉夜的躯体没有丝毫的生气,容轻也不会出现嗜血的冲动。

“来,躺上去。”君慕浅指着冰棺,“等到你醒来的时候,就能好了。”

然而,容轻这一次却没有动。

他看着她,瞳孔深深,里面浮起的情绪,让她看得不大真切。

“乖,轻美人要听话。”君慕浅拉了一把,“我会陪着你的,嗯?”

容轻迷惑了半晌,这才勉强迈开了步子。

君慕浅将沉夜挪开了一点,看着容轻躺下去之后,才拿出灵柩灯来,用混沌之火将其点燃了。

说来也怪,这一次,灵柩灯却没有把她吸到灯内去,也没有显现出来任何画面。

容轻似乎也是累了,慢慢地阖上了双眸,呼吸也渐渐平稳。

君慕浅小心翼翼地将灵柩灯也放在冰棺之中,这才舒出来一口气。

一切顺利,可以……

君慕浅眼神倏地变了,不待她起身,下一秒,冰棺旁边的地面就裂了开来。

然后一股大力传来,直接就将她拉到了里面。

“!”

------题外话------

对于一个取名废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取章节名……

明天就除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