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往事现!灵柩破!(1 / 2)

画面在这一刻彻底地消散了,周围又恢复了原有的黑暗,只有残留的几点萤火,在空中飘荡着。<ahref="http://www.wjxs.cc"target="_blank">www.wjxs.cc</a>

苏倾璃高挑的身影在那里缓缓成形,最终落回了地上。

她的神色很是平静,仿佛根本没有被刚才的景象所伤到。

但瞳底最深处的那一抹哀痛,却出卖了她心中真正所想。

君慕浅沉默了一下,倏地轻笑:“女王陛下好生厉害,竟然自己脱离了这往事重现。”

她大约能猜出来,灵柩灯之所以能显现出苏倾璃以前经历过的事情,一定是让这位圣元女王重新进入到了事情之中。

而她看到的画面,就是灵柩灯投射给她的。

苏倾璃若是一直被困在往事里面,那么这画面就会一直地变换下去。

但现在画面终止了,这就意味着苏倾璃她自己从灵柩灯中出来了。

如此说来,她们也应该……

“轰——”的一声,地面颤动了起来。

君慕浅眼前一花,再看时,已是那座堆满了圣元传家之物的地下密室了。

而那盏名为“灵柩”的灯,还在她掌心之上放着,里面的火焰,此刻却是已经灭了。

苏倾璃就好生生地站在她的对面,不发一语,她眉眼微微低垂着,良久,才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既然都知道是往事重现了,为何还要沉浸在其中?”

“说得有理。”君慕浅看了一眼灵柩灯,眼眸眯了眯,“不过女王陛下既然能摆脱得了灵柩灯的往事重现,说明精神力一定不弱。”

就算没有了灯芯,也没有了幽冥鬼火,灵柩灯再怎么说也是先天灵宝,若想真的困住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任人逃脱?

“哦——”听到这句话,苏倾璃想了一想,“朕其实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但这精神力,朕若说是三朝第二,没有人敢说是第一。”

她的口吻很是淡然,但是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气。

“这就难怪了。”君慕浅微微颔首,“此事也是因我而起,作为交换,我可以替女王陛下办一件事。”

如果不是她没有提前认出来,这盏灯居然就是灵鹫山中出来的一件伴生先天灵宝灵柩灯,苏倾璃也不会被重新卷入到以往的事情之中。

即便苏倾璃说得这样轻描淡写,但君慕浅依旧清楚,这位圣元女王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受。

她在灵柩灯中,只是看了短短一瞬的画面。

但里面飞逝而过的时间,却足有三年。

用三年的时间去爱一个人,那种深,根本不是局外人能够想象的。

她在无意识中,窥探了苏倾璃的一段过往,这就已经涉及到个人隐私了。

“没什么。”苏倾璃垂眸淡淡,“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顿了顿,她续道:“但既然你真的想诚心交换,那么朕也不好拂了你的想法。”

君慕浅挑了挑眉:“陛下但说无妨。”

灵柩灯已经到手,她还不缺这么一点时间。

“那就听我把你不曾看到的事情讲完吧。”苏倾璃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微微仰起头,“这人有时候将事情憋在心里太久,也是会坏的。”

多少年过去了,她没有同任何人说过,她在风家的那段日子。

包括她已经死了的母皇,都只字不提。

到并非是不敢,而是不愿提起。

于她,风家有欢有喜,但是到后来,她却发现这些欢喜都不过是一场红尘幻梦。

今日灵柩灯让这些事又重新地显现了一遍,倒是也让她想起了不少来。

“那便说吧。”君慕浅没有拒绝,“如果说出来,能让陛下更好一点。”

“好是早就好了。”苏倾璃淡淡一笑,“因为我首先是圣元的王,其次才是苏倾璃。”

她知道,她是储君,是终要继承圣元王位的。

江山社稷,民生安康永远都是第一,这一点,不会改变。

“现在我相信了,你真的是一位好女王。”君慕浅桃花眸挑起,“圣元有你,是圣元的福。”

苏倾璃这次没言声。

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她才轻声开口:“我以前,一直不承认我有父亲,因为他让母皇伤心了很久。”

“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那并非他所愿,而是被人所迫。”

君慕浅凝视着她,细细聆听。

“我的父亲,是风家当时最出色的一位嫡子,名唤……”苏倾璃语气一顿,似是有些艰难地才将那个名字说了出来,“风以漠。”

没有几个圣元皇族知道苏倾璃另一半血脉,竟是出自万灵大陆的七大家族之一的风家,哪怕是跟上一代圣元女王十分亲近,几乎形影不离的老宸王。

当年,圣元王朝皇权震动,京都动荡一片,可谓是圣元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时期。

内有叛贼,外有仇敌。

人人都知道,圣元女王只有一位王夫,只诞下了一位王女。

所以,只要除掉这位王女,那么就能斩断圣元女王的一切。

苏倾璃立马成了众矢之至,风雨飘摇之间,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根本无法在当时风云诡谲的京都活下去。

圣元女王无奈之下,只能求助风家,将苏倾璃送到了万灵。

然后自己决然返回,对付那些老一辈的叛贼,只等一切平息,再将苏倾璃接回来。

但是,圣元女王没有想到,这一别,再见时,差点就是生死之隔了。

苏倾璃说,作为太女,她自然从小就见过不少出色的男子,可是也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有风归雪那样的容颜与气度了。

她没有任何保留地就爱上了他,当真是可以称得上是汹涌盲目。

她纵身扑入其中,但是依旧溃败到底。

这场溃败,恐怕是苏倾璃一生之中的唯一了。

风惜微以一种温柔的姿态,逼迫着苏倾璃去比拼所谓的六艺。

而风归雪,却用更温柔的动作,将她的手筋全部断掉了。

手腕上的伤口,便是如此而来。

苏倾璃是高傲的人,她爱了便是爱了,这是她自己的事情。

无法强求,那就不强求了。

可是却有人在一步步逼迫着她,逼着她一步步进入深渊。

风惜微似乎是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笑,只是说,既然手出问题了,那么只能比拼别的才艺了。

风惜微款款而来,又款款而去,一举一动,都是风家嫡小姐的优雅风范。

这句话在君慕浅听来,当这是极为可笑。

何为六艺?

六艺分为礼、乐、射、御、书、数,比的就是礼节、音乐,驾驶马车的技术、书法,以及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运动规律。

手都被断了,能比的还有多少?

乐不行,射不可,御不能,书不成。

这六艺,还没有开始比,就已经输了四局了。

几乎是不可能反败为胜。

风惜微作为风家的嫡小姐,自然是六艺样样精通。

但她毕竟还是万灵的人,最注重的还是灵修一道,哪里能比得过从小被当做皇室继承人培养起来的下一任圣元女王苏倾璃?

礼节一艺,风惜微根本没有能力和苏倾璃相比,所以她说,她要先比“数”。

这一场比试,并不用动手。

纵然是被逼着上场的,在苏倾璃所受到的教诲中,也万万没有认输这一个词语。

她生来为王,自然要赢得漂亮。

然而……

“比拼到一半的时候,我便看到风惜微的脸都白了。”苏倾璃笑了一声,口吻带着几分轻嘲,“那一张国色天香的脸白得跟纸一样,当真是让人怜惜疼爱。”

君慕浅眼神微微一变,已然猜到了什么:“但是你还是输了,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