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往事现!灵柩破!(2 / 2)

闻言,苏倾璃点了点头,她微微勾唇,似乎很是愉悦:“是啊,我输了,你猜这么着?”

君慕浅没言声。

苏倾璃淡淡道:“因为比拼到一半的时候,我说不出话来了。”

她前一天,只吃了一顿饭。

那顿饭,是风归雪亲手做的。

他来找她道歉,神情一如既往的温润柔和,完全看不出是他将她手挑断的。

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是来温暖时间的。

但等到春风过去,就什么都没了。

他说:“没关系的,璃儿,我以后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苏倾璃并不想听这种话,为了不理风归雪,她便只是吃饭。

后来,在风惜微的容色越来越白,随时将要昏倒的时候,她的嗓子没有声音了。

仍然是隔着人群,苏倾璃看到了那抹雪衣,和那双碧绿色的眸子,里面有着碧水在缓缓流动着。

看似温柔,但冷漠得可怕。

“在我不能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苏倾璃的声音很淡,仿佛只是诉说着一件很普通的小事,“他了解我至深,知道我其实根本不可能吃他做的饭的。”

“所以,他说了那些话,用一种间接的方式,让我心甘情愿地吃了下去。”

话罢,她微微一笑:“当然,不要说我当时不能开口,就算我说出来,又有谁会信呢?”

听到这句话,君慕浅的眸光一冷,向来含笑的桃花眸仿若被冰封了一般,丝丝寒意缭绕。

虽然她并没有接触过风归雪这个人,但是就从方才的画面和苏倾璃的只字片语中也能看出来,风归雪是让人如沐春风的存在。

风家上上下下,没有人回去讨厌这样一个男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如此对待了一个爱他至深的少女。

他怎么有权利这么做?

不爱没什么,可是以爱的名义去伤害,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那么剩下的‘礼’呢?”君慕浅冷笑连连,“总不会直接把你杀了吧?”

“风家的人可不敢杀我。”闻言,苏倾璃摇了摇头,“虽然他们不惧我母皇,但是我母皇手中确实有东西可是让他们畏惧。”

“不过,倒也同杀了没有什么区别。”

君慕浅微微眯眸。

苏倾璃背着双手:“因为风惜微出事了。”

就在比拼“礼”的前一天,风惜微的院子着火了。

由于是在半夜发生的事情,风家的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等到将大火扑灭,救出风惜微的时候,她身上已经有了多处烧伤,昏了过去。

君慕浅想了想,眼眸凉了凉:“风惜微说那火是你放的?”

“这倒没有。”苏倾璃摇了摇头,“不过,她倒是哭了很久,说她身上的这些烧伤要治不好了。”

“姑娘家的身体上若是留下了疤痕,是会很难看的,她不想这样。”

君慕浅轻哂:“她可真敢说这种话。”

诚然,若是放在华胥大陆,可能那些医师们真的无法做到将烧伤祛除。

但那可是万灵啊!

风家作为七大家族之一,坐拥天才地宝无数,随便拿出一样来,就可以让风惜微恢复正常,甚至更胜从前。

“是啊,很假的话,但是有人信就足够了。”苏倾璃轻声叹气,“很不巧,这股火,确实烧到了我的身上。”

那个信的人,便是风归雪。

风惜微对他说,她需要有人给她割皮,才能治好她身上的烧伤。

但是医师也说了,这割皮的人,必须是风家的嫡系血脉,如果是旁人,就会发生排斥,伤也好不了。

自然,这个人选就落在了苏倾璃的头上。

虽然风以漠已死,也只有苏倾璃这一个子嗣,所以再怎么不被承认,她也终究是风家的嫡系。

只不过她这个嫡系,地位还没有旁系高。

听到这句话,君慕浅蓦然抬头,微微有些不可思议,脱口道:“你身上的那些疤痕……”

“不错。”苏倾璃颔首,“还是他,亲手将我的皮割了下来,去救风惜微。”

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反抗,但是她在风家当真是如履薄冰,当风归雪也站在她的对立面时,她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恍惚之中,苏倾璃又回想起了那一刻。

那个雪衣男子流着泪,低声安抚她:“璃儿,忍一忍,不痛的。”

“丑也没关系,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温柔的话语,却不啻于一把刀剑狠狠地捅入了心脏之中。

真的不痛吗?

苏倾璃想,可能是她太娇弱了,因为她痛得快要死去了。

“那个时候,我头一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苏倾璃低声道,“小公子,你知道无能为力这个词有多么可怕么?”

“它能击碎你的一切,打破你的信心,吞噬你的希望,让你……没有勇气再来一次。”

她最后还是没有死,因为她牢记着,圣元还在等她回去。

她不能让母皇看见她这个模样,她也不能让圣元的子民看到他们的储君这般狼狈。

而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风归雪开始日日夜夜地照顾她,几乎是寸步不离。

似乎一切又恢复了从前,没有风惜微,这西边的院子也只有他们二人。

“璃儿,再忍一忍,很快就会好了。”

“你不是想去鹊桥仙境看看么?等你好了之后,我便可以带你去了。”

苏倾璃没点头,也没摇头,她躺在床上,开始调息。

她的精神力是与生俱来的庞大,只要她不想被人发现,天才如风归雪也没有办法。

终于找了一个夜晚,苏倾璃逃出了风家。

但是因为身上的伤势太重,又无法说话。

更何况,风家距离登天阶太过遥远,她连一半路途都没有走到,就昏倒了。

“大约可能是我身上还承着圣元的几分运气,没有真的就去见阎王爷。”苏倾璃笑了一笑,“我被一个人救了,他不仅治好了我的伤,还替我接上了手筋,让我能够重新开口说话。”

“然后我回到了圣元,母皇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回来,本想训斥我,但看在圣元已经快要恢复平和的份上,只是让我去休息。”

“再后来,你应该就知道了。”

君慕浅默然。

她没有想到,这里面还会有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

“那么——”君慕浅抬头,“你还爱他么?”

如果不爱,那么就不会有那只幻的出现。

“爱自然是爱的。”苏倾璃倒是没有否认,“但是……”

她微微一笑:“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失去喜欢的爱,已经没有灵魂了。

君慕浅神色微顿:“你刚才说有人救了你,是老宸王么?”

听到这句话,苏倾璃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

------题外话------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都希望轻美人恢复正常咩?

忽然想起来,我今年抽到的第一张福,就是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