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幽冥鬼火!我来接你了(1 / 2)

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绝不可能的事情,那人猛地站了起来,惊诧出声:“怎么可能,灯芯不在,这灯怎么可能会重新点燃?”

微微皱了皱眉,又自言自语道:“莫非,灯芯回去了?”

然而,刚一说完,那人又立马否定了自己先前的话:“不,灯芯和灯根本不在一个地方,焉能合二为一?”

“奇怪、奇怪……”

那人紧皱着眉站在那里,头上沁出来了几滴汗水。<ahref="http://www.25shu.com"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但到最后,都还没有想出一个头绪来。

“罢了——”最后,他淡然一语,“既然重新亮了,便是定数,由它去吧……”

声音在空中渐渐消散,再看时,那人已不再了原地。

而唯有一座莲花台仍在那里,慢慢旋转着,散发着淡淡的光。

等到君慕浅的视线再次恢复开阔的时候,她眼前出现的并不是圣元王朝的地下宝库了。

而明明和她在一起的圣元女王苏倾璃,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她手上空无一物,先前寻到的那盏灯亦不知去了何处。

“灵柩灯……”君慕浅眼眸深深,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居然会是灵柩灯。”

麻烦了。

她最开始的预感果然没有错,当初容轻给初代圣元女王的灯,便是一件先天灵宝。

而且,还是先天四大灵灯之一。

先天灵灯中,除却有一盏灵灯是混沌生成的灵物之外,为四灯之首。

剩下的三盏灯,分别是——天灯玉虚琉璃灯、地灯八景宫灯和人灯灵柩灯。

而灵柩灯内,应有一团灰色火焰。

名唤,幽冥鬼火。

鸿蒙十大本源之火,正有一火是此。

也就是说,幽冥鬼火便是她体内的混沌之火孕育出来的。

君慕浅现在大概能明白了,为什么方才会发生那样的异动,眼下她又为何会在这个地方。

灵柩灯须有灯芯方可点燃,若是没有,就算有幽冥鬼火,那也是没有用的。

她刚才拿到的灵柩灯,这两者皆无,就只剩下了一个灯壳子,按理说,是什么用处都没有的。

然而,她用了混沌之火。

这万火始祖霸道至极,便是没有灯芯,也直接将灵柩灯给点燃了。

君慕浅皱了皱眉,这次,是她失策了。

灵柩灯中的幽冥鬼火直通幽冥,故而此灯有显现逝者一生情景之能。

但这一次,点燃灵柩灯的是混沌之火,定然不会完全像幽冥鬼火一样。

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这灯即将显现的是什么。

不过,不论如何,眼下她所站的位置,必然是那灵柩灯之内!

“可真是有些倒霉了。”君慕浅自言自语道,抬手又唤出了混沌之火。

她有混沌之火在身,灵柩灯奈何不了她。

但如今她也被困在了这里,问题定是在苏倾璃的身上。

可是,苏倾璃在何处?

君慕浅的心沉了几分,如果苏倾璃在这灵柩灯内出不去,她可能也就出不去了。

可都说“一花一世界”,这灯内的“世界”有几个,便是她也不知道。

君慕浅想了想,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她将灵识散发了出来,融入了一缕混沌之火,开始朝着周围探去。

若说她身上有什么能压制得了灵柩灯,便只有混沌之火了。

然而,灵识散出去之后,仿若水滴进入了无穷无尽的大海之中,怎么也触不到边,也感应不到任何活物的存在。

君慕浅知道不能急,她耐下性子来,将灵识又汇聚起来,只朝着一个方向开始探查。

下一秒,忽然——

“砰!”的一下,散出去的灵识竟然直接被弹了回来。

君慕浅蓦地睁开双眸,眼神微微地变了变。

难不成,她这一下子,将混沌之火的灵性给激发了出来,受到了反噬。

就在她刚将喉咙里泛起的几点腥甜咽下去之后,她眼前的景象终于出现了变化!

不再是一片黑暗了,反而幻化出来了新的景象。

即便没有去过,君慕浅也认出了这个地方——登天阶!

华胥大陆通向万灵大陆的入口。

但君慕浅清楚,她并没有真的就在登天阶这里,因为不管出现什么,都是灵柩灯显现出来的。

她只需站在这里,就能知道这灵柩灯到底要给她看什么。

终于,在那盘旋而上的登天阶处,君慕浅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人。

那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模样尚显青嫩。

但那面容,却是一眼就让人难以忘怀。

尽管不似现在那般让人惊艳,但也能看出日后定然会是一个美人胚子。

所以,君慕浅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谁。

圣元女王,苏倾璃。

苏倾璃怎么会踏上这登天阶?

莫非这位圣元女王还和万灵有关系?

君慕浅拧了拧眉,虽然这些景象都是灵柩灯显现出来的,但必然都是真正发生过的。

也就是说,苏倾璃曾经真的在这里出现过,还去了万灵大陆。

君慕浅眼眸眯了眯,她大概知道要怎么从灵柩灯中出去了。

苏倾璃是关键。

那就姑且看看,这灵柩灯到底要给她看什么了。

登天阶上,女子紧紧握住了少女的手,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眉目间有一抹忧虑。

她轻声叮嘱:“璃儿,到了风家,千万不能任性,知道吗?”

“儿臣明白。”苏倾璃很恭敬地应道,“儿臣会听从母皇的话。”

孰料,听到这么一句话,女子的神色却是严厉了几分:“苏倾璃,你要记住,从你离开圣元的那一刻,你就只是苏倾璃,而不是太女,明白了吗?”

“不要这样自称,也不要叫朕母皇。”

苏倾璃低下头去:“我明白。”

不,她当然不明白。

风家她并不想去,她只想留在圣元。

“听话,母皇是为了你好。”女子揉了揉眉心,“现在圣元很不太平,母皇只能把你送到你父亲那里,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但这一次,苏倾璃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她冷漠道:“我没有父亲。”

瞧见如此,女子只是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接着往上走。

画面一晃而过,转瞬便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

苏倾璃两人的到来并没有在风家引起多大的轰动,但也惹了几位老人出来。

一位老人双目浑浊,盯着少女看了半晌,才道:“这就是当时漠儿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

“大约是了,跟漠儿长得很像。”

“那便留下吧。”为首的老人淡淡道,“左右漠儿已经不在了,我们当初将他逼死了,现在不能再让他的女儿也死掉。”

顿了顿,又道:“纵然这女娃娃不能被我们风家所承认,我风家养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语气很淡,不是不屑,而是根本不在乎。

君慕浅清晰地看到,苏倾璃握紧了拳头,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便那样孤傲地站在那里,身子如青松般直挺。

“这孩子留下,你可以回去了。”那老人看了一眼女子,似乎笑了一下,笑容中带着几分冷漠和慈悲,“如果不是因为你,漠儿也不会死。”

从来没有被用这种口吻说过话的圣元女王,脸色瞬间一白。

女子看了一眼苏倾璃后,淡声道:“那便麻烦诸位了,不过最多十年,我便会接她回去。”

老人摆了摆手,神色已是不耐烦,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句话放在心上。

女子走了,只留下了苏倾璃一个人。

而那些人的嘴脸,也终于暴露了出来。

“长老,这个贱种终归不是我们风家的正统血脉,绝对是不能留在本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