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好一出大戏!苏夜的下场(1 / 2)

这是很烈的酒,但闻起来很淡。<ahref="http://www.wjxs.cc"target="_blank">www.wjxs.cc</a>

圣元专门出产的,外人很多都不知道。

名为“玉露香”,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玉露香刚开始喝并不会醉,但过一段时间,就会醉的不省人事。

甚至,还可以影响人心。

而且,这酒还分了好几等。

这些全部都是苏倾璃告诉她的。

君慕浅默然地看着摆在她面前的杯子,又闻了一下,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因为苏倾画给她的这杯,是最便宜的那种。

堂堂宸王,连买个好一点酒的钱都没有吗?

君尊主很生气,生气的不是有人要灌醉她,而是给她的酒太便宜,有辱她的人格!

虽然她这具身体沾一滴酒就会醉,但也不能这么埋汰她。

苏倾画走得太急,这“啪”的一下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后,双眼赤红,倒像是有点急不可耐了。

她抬着下巴,端起架子:“你,跟本王喝一杯。”

“喝了这一杯酒,你以做的事情,本王就既往不咎,如何?”

苏倾画表面傲然,心中却很是焦急。

万一,被拒绝了怎么办?

“一杯了恩怨?”君慕浅抬眸,双手交握抵在下巴处,似笑非笑,“宸王真的这么想?”

“自然。”苏倾画的眼神有些飘忽,矜贵道,“本王可是宸王,一言九鼎!”

她很是犹豫,到底是学着夜千姿,还是把这个贱女人丢到男子营帐里去,让其颜面无存?

“哦?”君慕浅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然后鼻子一动,又闻了闻。

她眉梢一挑,轻哂一声。

这个时候,夜千姿和苏倾画倒是十分的相像了,竟然都带着玉露香来了。

不过看起来,还是夜千姿更大方一些,买的玉露香是最顶级的。

而也是这个时候,夜千姿开口了。

“这位就是七星之五的玉衡公子吧?不知道有没有千姿这个运气,和玉衡公子喝一杯?”

夜千姿唇边笑意更深,也就仗着别人看不见,转着声调:“怎么样?”

只是一听,君慕浅就知道这位静安王府的世子又开始用言灵了。

她侧眸,瞥了一眼玉衡。

唔,算是个美男子,又穿着白衣一派正经,难怪夜千姿能看得上。

就是不知道这所谓的七星之五,能不能抵抗得了夜千姿了。

君慕浅索性拿起了苏倾画给她的酒杯,一边放在手中把玩着,一边饶有兴趣地看身旁的戏。

果然,玉衡清俊的面容出现了恍惚之色,双眸也浮起了迷惑。

他看着站在他面前言笑晏晏的夜千姿,灵台也有些不大清明。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沉在了其中。

玉衡微怔过后,最终还是没有脱离言灵的控制,笑了起来:“自然是有的,姑娘请——”

说着,就拿起了那一杯酒。

而就在将要喝下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女声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我劝你,最好不要喝。”

但就是这么一句话,直接将玉衡从夜千姿的言灵中给拽了出来。

玉衡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随随便便接下别人的敬酒?

而且他似乎记得,就是这个女子方才在大殿中跌倒了。

眼下给他递酒,莫非是……

一想到这里,玉衡当即厌恶无比,直接就想把手中的杯子扔掉。

结果,他的脑海里又响起了先前的那个声音。

“难道,你不想看看她自食恶果的下场么?”

玉衡微微一愕,旋即抬头朝周围看去,却发现其他人都在各干各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

夜千姿却是拧了拧眉,有些不悦:“玉衡公子?”

这个男人先前不还是一副被她所迷的样子,怎么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别找了,我就在你旁边。”

玉衡的身子一震,这才看向了身旁的紫衣女子,见她拿着酒杯准备喝酒,一副散漫悠然的样子,丝毫没有半点情绪外露。

“如果你信我,你和夜千姿碰完杯再喝,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君慕浅扬了扬眉,又对着苏倾画开口道:“好,既然宸王有心化解你我之间的恩怨,本阁主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就与宸王喝一杯。”

她微笑着,也端起了自己桌上的一杯没有喝过的酒,示意道:“宸王,请。”

苏倾画提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她接过那杯酒,终于笑了:“这才对,毕竟你还是陛下的小师妹,我们可是一家人。”

君慕浅和苏倾画碰了碰杯子,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

苏倾画这才收回酒杯,又回到了自己的坐席上。

她心中不断冷笑着,等着瞧吧,马上这个贱民就要完蛋了。

她决定了,她先让这个贱民当众出丑,再把这个贱民丢出去,这样才能解得了心头之恨。

“玉衡公子?”这边,夜千姿生出了几分不耐,但仍压着声音,很是温柔,“你怎么不喝呀?”

玉衡这才回神,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信了君慕浅的话,即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姑娘也请。”他抬手,忍着厌烦笑道,“喝酒是两个人的事情,姑娘让我一个人喝,也太过无趣了。”

闻言,夜千姿勾着唇笑了:“玉衡公子说的是,那千姿就却之不恭了。”

她拿起一杯酒,和玉衡碰了一下之后,才豪爽地喝了。

而在看到玉衡将她送的酒半点没剩下的时候,夜千姿笑得很是灿然,显然是有些等不及了。

但是现在还不到醉倒的时候,她优雅地转身,也走回去了。

“姑娘是什么意思?”玉衡这才迫不及待地开口,方才的事情仔细想一想,他也清楚了不少。

“别看我。”君慕浅淡淡,“你想让她们看到我们在交流?”

玉衡明白了,便恢复了先前的姿势,暗中却传音入密:“姑娘知道她想对我做什么?”

“你若是对圣元有着深入的了解,就会清楚。”君慕浅轻描淡写,“你我的杯子里,都不是普通的酒,而是玉露香,会让人失去神智。”

听到这句话,玉衡的神色瞬间转冷,不解道:“那为何姑娘还让我喝下?”

只是碰了一下杯,就能解决问题?

君慕浅轻笑一声:“你不会有事,但你若是想知道夜千姿对你做什么,在一炷香后,你可以借口喝醉了,离席下去休息。”

“自然,你要是不信我,也无所谓。”

她没有管闲事的习惯,之所以提醒了玉衡,是因为她想到一个好玩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许能让苏倾画和夜千姿两个人争斗得更激烈。

如果苏倾璃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话,甚至能够一举扳倒宸王府和静安王府。

之所以碰一下杯再喝,是为了不让夜千姿和苏倾画发现杯中的酒被调换了。

有着混元铃在手,君慕浅自然要好好地利用一下。

就在碰杯的那一刹,她将两杯酒都收到了混元铃中,再将真正的玉露香倒在了苏倾画和夜千姿的杯子中。

所以真正中药的,是他们俩。

而一炷香后,苏倾画和夜千姿就会醉倒。

想给她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