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拿下!苏倾画之死(1 / 2)

您……您怎么可能知道?

这件事情她做的那么隐蔽,而且几乎是暗地里准备了数十年,连一点风声都没有走漏,她这个外甥女,又是如何发现的?

老宸王看着眼前已经出落的袅袅婷婷,风仪玉立的女子,见其身披金丝凤袍,目光凌厉,眉目摄人。<ahref="http://www.1kanshu.cc"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恍惚之中,竟然想起了她的皇姐。

只是一个眼神,就足以令人畏惧。

“想问朕怎么知道?”苏倾璃冷笑一声,“姨姨啊,你以为你做的很隐蔽么?”

她缓缓地竖起了三个指头:“朕至少能说出你三个破绽,还只是其中最大的。”

老宸王苦笑了一声,长长叹息,她本就应该知道,既然苏倾璃能执掌圣元王朝这么多年,定然不会是表面那么好糊弄。

但是自从苏倾璃继任圣元女王,可已经过了六七年之久,这些年来,可从来都没有处罚过宸王府。

甚至,只要是她要求的,苏倾璃都会满足她。

如若不然,画儿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宸王府早就要覆灭了。

可是苏倾璃却一忍再忍,哪怕是丞相联合全体官员上书,她这个外甥女都把她的画儿保了下来。

这难道不是因为苏倾璃在回报她当初的救命之恩?

“众卿家都在此,朕刚好也说一件事情。”苏倾璃的目光缓缓扫过那些已经呆滞了的女官们,笑了一下,“毕竟以前朕若是说出来,你们是不信的。”

视线在紫衣女子的身上稍稍地停顿了一下,笑意更深:“不过,幸好今日有朕的小师妹助朕,朕就将这件事情明明白白得给众卿家讲述一遍。”

君慕浅颔首微笑。

她明白苏倾璃为什么会到现在,才治宸王的罪。

因为很多两朝元老,都偏向宸王府一派,若是在继任当初就快刀斩乱麻,这个王位也无法坐稳,反而会引起内忧外患。

但是苏倾画的做法,还有今日的举动,让臣子们都失了心。

天时地利人和,人和最重要。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得民心者,方可得天下。

以天下之所顺,攻宸王之所畔。

苏倾璃要么不战,若战,则必胜!

“十年前,在朕还是太女的时候,曾遭到过追杀。”苏倾璃声音淡淡,“而朕的姨姨为了救朕,被杀手击中了要害,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但也难免落下了一身病根。”

顿了顿,缓缓道:“终日只能在病榻上度过,累累无期。”

听到这句话,老宸王的身子一颤,嘴唇动了动,急切道:“陛下既然还记得,为何还要这般对老臣?”

她抬头,神色怆然,老泪纵横:“老臣为了陛下,付出了健康之躯,陛下却还这么狠心要诛画儿的九族,岂不是太过狠毒?”

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的是——这么狠毒,六亲不认,岂能胜任圣元女王一位?!

果然,有女官不忍了:“陛下,老王爷她毕竟还是您的亲人啊。”

“朕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倾璃冷冷抬眉,“想必众卿家还记得,那一段时日,正是厉王谋反。”

“不错。”女丞相点了点头,“十年前的时候,厉王在边关自立为王。”

“所以,朕和母皇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来追杀朕的人其实是厉王派来的。”苏倾璃看了老宸王一眼,神色忽然一厉,“但万万没想到,朕继任皇位之后,又重翻旧案,这才发现,真正的凶手,原来就是朕的好姨姨。”

最后三个字落地的时候,老宸王直接瘫倒了地上,额头上冷汗直流,一时间,恐惧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宸王?竟然是宸王?”有些两朝元老不可思议地出声,“这怎么可能?宸王和先皇姐妹情深,先皇甚至有意将……”

话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因为接下来的话,委实过于大逆不道。

在上任圣元女王还没有子嗣的时候,确实动过将皇位传给老宸王的心思。

“姨姨可不这么认为不是么?”苏倾璃的唇线微微上挑,“能让姨姨用情深的,只有一个东西——”

“皇、位。”

“!”

霎时间,女官们看向老宸王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老宸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一样,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此刻惨白一片。

“陛下,您有什么证据证明老王爷有谋反之心?”一位宸王系的女官指责道,“何况,万事都不能讲究一面之词,厉王已经伏诛,对当年的罪状也供认不讳,您怎么就能说是老王爷做的?”

“哦?”苏倾璃瞥了她一眼,“你是在质疑朕?”

看到这迫人的视线,女官的头皮一麻,但她并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于是挺了挺胸膛,故作强硬道:“不错!就算您是陛下,也不能胡乱定罪。”

苏倾璃笑了:“是让朕拿出证据来?”

“不错,我们要证据!”这名女官见到并没有人附和她,有些慌了,腿肚子都在打颤。

不过既然女王在笑,应该是不介意她冒犯了圣威吧?

正想着,下一秒!

苏倾璃的笑就敛去了,只剩下彻骨的冰寒:“你算什么东西?还配跟朕要证据?”

“朕如果心情好,那么可能会给你脸,让你看看证据,但!”

“今日朕心情很差,什么都不想给!”

“传朕口谕——”苏倾璃一字一顿道,“忠勇侯府,也抄了,若再有人给宸王求情,同罪!”

“陛下!陛下臣错了!”听到这句话,女官顿时傻眼了,她猛地跪了下去,开始疯狂地磕头,“陛下,饶了臣吧,那些事情都是老王爷做的,暗杀您的人也是她派去的,和臣无关啊!”

好不容易喘上来一口气的老宸王听到这句话,差点又生生气晕了。

什么叫猪队友?这就是。

而这句话一出,几乎也坐实了老宸王的罪行。

“简直是大胆!”女丞相比老宸王的辈分还高,此刻被气得身子发抖,“谋害皇嗣,死不足惜!”

来自忠勇侯府的女官还在磕头:“陛下,饶命啊陛下!”

老宸王呆呆地坐在那里,双眼无神。

君慕浅环抱着双臂,挑了挑眉,唇边含笑。

她还以为苏倾璃真的会拿出证据来,再判老宸王的罪。

没想到,苏倾璃的态度强硬至此,半点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这是在告诉所有人,在圣元,谁才真正的天。

很好,她喜欢。

左右她已经把这位小女王诓到了她的宗门里,到时候苏倾璃也跑不了。

“来人。”苏倾璃冷冷地笑了,“给朕拿下!”

话音一落,脚步声骤起,几乎是同时,大殿周围就出现了数千红颜铁骑。

整齐的红色铠甲,训练有素的步伐,放眼望去,气势滔天,便是宗门三首,也忍不住一震。

红颜铁骑,只服从圣元女王的命令。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血染山河,天下缟素!

还在拿剑在捅着夜千姿的苏倾画根本就没注意到身边发生了什么,她满脑子都是杀杀杀。

就在她准备拿剑将夜千姿的脸割下来的时候,她就被几个红颜铁骑给控制住了。

“干什么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吗?”苏倾画厉喝,“还不快放了本王!本王马上就要登基了,就是你们的新女王,还不快松手?!”

红颜铁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将苏倾画直接按到了地上,不让她挣扎。

而听到这句话的老宸王,脸色更加惨白了。

无形之中,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原来她这个外甥女,竟然是用这种方法在对付她们母女。

怎么可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