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大机缘!打脸高手容轻(1 / 2)

这些年,她别的倒是没有进步,但是知道如何讨男人欢心。<ahref="http://www.1kanshu.cc"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那个贱丫头不过十六七岁,毛都还没有长齐,在这方面定然不如她。

苏诗阮眼中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她捂着唇,忍不住笑了起来。

“御痕,真是谢谢你了。”苏诗阮自言自语,“如果没有你帮我,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

她撩了一撩头发,觉得自己十分的风情万种:“就让我用你教我的,再去找容郞。”

苏诗阮又盯着眼前的画面看了许久,最终安下心来。

她看到绯衣男子朝着一条路走过去之后,抿唇笑了笑。

这样就好了,她的机会来了。

苏诗阮想了想,然后身上灵力涌现,凝聚起来。

“唰——”的一下,一阵白雾闪过,再看时,原地的人已经变了一个样。

“虽然讨厌这个贱人,不过不得不承认……”苏诗阮看了看自己的脸,满意地笑了,“这幅皮囊还当真是举世无双,人间少有。”

“容郞,你会爱上我的。”她低语,转身走了出去。

而此刻,君慕浅已经到了下面。

她目光四下一扫,发现这个地方的模样,竟然同地面上的寒潭结构十分的相似。

这是一座庭院,庭院之中也有一处水潭,而水潭的旁边还有一间茅草屋。

屋子看起来已经有很长的年代了,但令人惊异的是,它并没有任何倾颓的趋势。

“哗啦哗啦——”

君慕浅抬头望去,这才注意到水潭之后,有着瀑布湍急而下。

流水击打在石块上,溅起一圈一圈的水花,继而流向潭中。

石壁陡峭,光滑无比,不可攀岩。

这里给人一种极为静谧的感觉,但沉稳之中,隐隐约约能感受到一种无上的大气。

水潭和茅草屋之间,放置着一张石桌和两张石凳。

君慕浅微微凝眸,走上前去。

来到石桌前,她看到石桌上铺着一张棋盘。

棋盘是直接刻在石桌上的,而上面的黑白棋子纵横交错,势均力敌,各不相让。

君慕浅低头仔细一瞧,身子不觉微微一震。

因为她发现,那棋子竟然不是实物,而是人为用不知名的力量印上去的。

她只是这样看着,恍惚之中,面前就映出了两道模糊的身影。

看不清楚,但仙风道骨。

两人一执黑棋,一用白棋,落子如飞。

横马跳卒,车攻炮轰,一时之间,竟难以分出胜负来。

到最后,成了一盘死局。

而后,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两个人都离开了这里。

这棋局,也遗留至今。

君慕浅伸出手来,抚上了这已经不知道被定在石桌上多久的棋局。

在感受到掌心之中那细微的纹络时,心中微微一动。

旋即,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神陡然一变。

君慕浅猛地后退两步,离得远一些去观看着棋局,刚好能看情楚全势。

“道,这是……道!”她越看,越觉得震撼,“难怪无法再走下去,原来是道!”

什么人,竟然能凭借着下棋,悟出一条道来?

而且,这两人居然还在用彼此的道,在对抗相争!

道,通俗来讲,是万物万物运行的轨迹。

道,自然也,天地之始,万物之母。

大道无形,生于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大道,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在大道之中,又有无数条其他的道。

鸿蒙破碎后演化混沌,残留的三千道鸿蒙紫气,演化为了三千大道。

大道形成后,又演化了三千混沌神魔。

他们生而就掌控一道,如盘古大神,掌控的是力之大道。

盘古,也是大道之子。

故而,盘古大神是最强的存在。

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但能不能悟出来,就要看悟性了。

君慕浅眼神沉凝,她前世的时候,并没有感悟出属于自己的道。

因为道这种东西委实虚无缥缈,而且,还要看运气。

不过这棋局,倒是给了她一些感悟。

君慕浅微微阖眸,仔仔细细地将这棋局在脑海中仔仔细细地又过了一遍,才彻底舒出来一口气。

她并不知道曾经在这里下棋的人是谁,但她仍旧很是感激。

就是这么一局棋,让她离着未来的道又近了一步!

“多谢了。”君慕浅微微躬身,缓缓道,“两位前辈。”

棋局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丝毫微变。

但是此刻的君慕浅,心境已经不一样了。

她又对着棋局拜了一拜,这才离开了桌子,走到了那间茅草屋之中。

因为长久没有住人的缘故,房间的角落中落满了灰尘。

屋内的东西也十分的简单,一桌一椅一床一书柜。

这应该是曾经那两个下棋者里,其中一个人居住的地方。

君慕浅头一次,怀着一种敬仰去打量着这间屋子,即便这间屋子内,并没有什么值得人去注意的地方。

目光缓缓流转,但忽然,定在了一个地方。

君慕浅眼神微微一变,她走上前去,看到在床边的那面墙上,有着两行小字。

她伸出手来,将上面的灰尘扫去,眸光瞬间凝住。

“奉天承运御道统,总领万仙镇八方!”

一句话,霸气十足。

“这讲的是……”君慕浅想了想,脱口,“玉清圣人元始天尊?!”

原来如此。

君慕浅微微了然,看来曾经在这里居住过的人,所信奉的就是玉清圣人了。

不仅如此,这个人一定是神脉天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