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被偷走的婴儿?前所未有的强敌!(1 / 2)

慕芷的这番动静,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ahref="http://www.1kanshu.cc"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更不用说,慕望城中所有人都认识君慕浅。

他们都看了过来,围在一起,指指点点。

“那个乞丐在做什么?”

“嘿,没听她刚才把浅小姐叫姐姐吗?估计就是那个让人恶心的慕芷。”

“是慕芷啊,我记得她以前还挺好看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丑。”

“恶有恶报,她这是活该!”

慕芷听着这些,身子颤抖,她根本不敢抬头,脸上躁得慌,只能哭:“姐姐,姐姐你行行好,苍家我真的待不下去了,求求你,救救我,带我回慕家好不好?”

苍玦不仅把她丢给那些侍卫,还每天都会打她一顿。

慕芷完全受不了,身心的双重摧残下,她都快崩溃了。

有一天她趁着苍家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但没想到很快就被苍玦发现了,把她捉了回来。

然后,是更加残暴的虐待。

直到前天,她再试着跑出去了一次,许是她运气好,这一次没有惊动苍家的追兵。

慕芷逃出去的时候,没有选择先回到慕家,因为她害怕苍玦直接带着人去慕家上门讨人。

她现在无依无靠,慕家也定然不会管她的死活。

所以,她先去了温家,想寻求温老的帮助。

但奈何,她还没进去,就被温家的人赶了出来。

流落街头的时候,又遇上了几分乞丐。

慕芷走投无路,只能把注意打在了君慕浅的身上。

她现在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被折辱了。

君慕浅低头看了她一眼,微微勾唇,笑意冷凉:“至少,你还活着,不是么?”

有些人是不是忘了,他们曾经逼死过人。

慕芷的神色一僵,她哀求道:“可是姐姐,你知道苍玦怎么对我吗?我这个样子还真不如死了。”

“那你就死好了。”君慕浅眼神漠然,“别叫我姐姐,你太脏。”

“姐姐,姐姐……”慕芷死死地咬着唇,泣不成声,“一切事情都是温宁蕊造成的,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

如果不是温宁蕊,她又怎么会对慕浅的先天灵根起歹心?

凭什么温宁蕊现在还能当慈母,在慕家吃香喝辣,她就只能落魄至此?

她不甘心……不甘心!

君慕浅不耐了,冷笑一声:“我怎么对你了?是我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的?不过你的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是不是忘了你自己做过什么?”

慕芷的身子又是一僵:“姐姐,我已经道过歉了,你何必……”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君慕浅神色淡淡:“想死,那里有墙,你可以直接撞。”

她不会杀慕芷,无尽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慕芷僵到那里,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她本以为慕浅至少还有点怜悯之心,她求一求,卖个惨,就可以了,谁知慕浅居然根本不在乎?

君慕浅抬头,目光淡扫:“你们,没有事情做了?”

“有有有!”

周围的人被这冷凉的视线震住了,全部都散了开来,连热闹都不敢再看了。

一下子,传送阵旁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君慕浅也不再搭理慕芷,朝着传送阵旁走去。

而就在这时,慕芷忽然站了起来,她激动地大叫一声:“慕浅,你还不知道吧,你根本就不是温宁蕊的女儿,你是她从长依那里偷来的!”

君慕浅的脚步蓦地一顿,她冷冷回头:“你说什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慕芷见有效果,眼睛都亮了起来,“姐姐,你信我,你想想看,如果你是她亲生的,她怎么可能那样对你?”

君慕浅眸色沉沉,她轻笑:“你说的这些我很清楚,我当然知道我不是她亲生的。”

闻言,慕芷一愣,她懵逼了:“你、你知道?”

不可能,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连慕琛屿都不知道,她还是无意中才得知的。

为此,她可是震惊了很久。

慕浅竟然会是长依的女儿?

难怪会有这么高的天赋!

可是,慕琛白不是两年前就死了吗?

慕浅若是长依的女儿,父亲是谁?

君慕浅淡然:“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慕芷咬了咬牙:“当然有!如果你不救我,我就把你娘偷汉子的事情告诉所有人,让慕琛白脸上无光!”

君慕浅的眼神一寒。

慕芷这时候终于有了些许的底气,她骄傲地抬了抬下巴:“你是长依的女儿,但是父亲却不是慕琛白,这样一来,你和慕影之间的关系也要破裂了。”

她恶毒道:“要是让慕影知道你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估计他会恨死你吧?”

慕芷很是自信,她有着这个把柄,不怕慕浅不低头。

这可真的是爆炸性的消息,以慕琛白的知名度,七大家族都会震上一震。

“你以为——”君慕浅缓缓地笑了,“你说的话,会有人信?”

长依和慕琛白的感情深厚,她会背着他有别的男人?

这种谎话,根本就不会有人信!

“信不信又如何?”慕芷冷笑一声,“总归会有人信的,而且我说了,我说的这些全部都是实话。”

“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情,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这么巧同一天出生,温宁蕊又为何让我一直装作你,还把先天灵根给我?”

慕芷上前一步,神情狰狞,面容可怖:“那是她早就想好了,要让你取代我,你的先天灵根是我的,你的脸是我的,你的未婚夫,你在慕家的地位通通都是我的!”

君慕浅静静地看着她,很是冷淡。

“可惜,她最后还是失算了。”慕芷大笑起来,“你说她机关算尽这么多年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栽在了你身上?本来,我也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你不出现,我现在会活得很幸福!”

她目光怨毒起来:“但现在成了这样,全部都因为你!”

君慕浅敛了眸光,淡淡转身。

“慕浅你不许走,不许走!”慕芷还在大叫,她一把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叫得愈发的凄厉,“你还不知道吧,温宁蕊正是趁着长依产后虚弱,杀掉了长依,才把你偷了过来!”

“可怜你那么小,就没了娘,还认了杀母仇人做娘,哈哈哈哈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笑?”

“慕浅,你实在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