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与本座一战!虐打!(1 / 2)

声音清丽无双,从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传来,是很好听的女声。<ahref="http://www.kan121.com"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不大不小,却刚刚好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灵力。

这一句简简单单的传音,动用了灵力。

不少修为稍高的智慧生灵,都感受到了。

同时,心中也有了一个一样的想法。

声音的主人对于灵力的掌控程度,已经到了一个很深的地步,虽然还不知道修为到底是什么,但只是听这一句话,就能让人忌惮不已。

并且,疑惑渐生。

哪个不长眼的会在这个时候,打扰慕家的宴会?

竟然还敢说——这也叫做天才?

这不是天才是什么?难不成还有比十七岁的九级灵尊更厉害的?

就这么一句话,能得罪在场的无数人。

哪怕只是突发奇想的一句挑衅,慕家都不会放过。

这就是在光明正大地打慕家的脸!

果然,慕擎苍的脸色先沉了下来,苍老的面容上浮着怒意。

温宁蕊的笑意也是一僵,脸色难看了不少。

慕芷的心却忽的一跳,加速了不少。

她咬着唇,神色晦暗不清。

不会是慕浅找来了了吧?

但是风惜微明明说了,慕浅还在屋子里修炼呢。

想着,慕芷下意识地看了贵宾席上的风惜微一眼,见她神情淡定从容,便松了一口气,也重新露出了笑容。

看来,就是那个嫉妒她的人来找茬罢了。

不过这找茬委实太过低级,她不是天才,那谁是?

十七岁的九级灵尊,这几十年来,也就只有慕琛比她还要强。

慕芷正想开口,慕擎苍先出声了。

他重重地冷哼一声,浑浊的眸眯起:“不知道是哪位天骄大驾光临,我慕家也是蓬荜生辉,为何不出来一见?”

“爹,别管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温宁蕊有些急,选择了传音入密,“她说的只是一个笑话,其他人都知道,您何必再给她表演的机会?”

她最怕的就是有人会扰乱今天的宴会,这心里一直念着,没想到还就真的来了。

可这话真的让她嗤之以鼻,简直是太可笑了。

孰知,慕擎苍根本就不理,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声音主人的到来。

“爷爷……”慕芷蹙了蹙眉,欲言又止。

本来,她是不想和这个眼红她的人纠缠下去,她是慕家的天才少女,没必要计较。

但奈何因为这次宴会,她的热血已经被点燃,还巴不得有人出来闹事,然后狠狠地打他们的脸。

慕芷没看到的是,苍玦却是拧紧了眉心,他眸色沉沉,整个人都很是暴躁。

他已经警告过慕浅了,若是她赶来,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台下的人见到慕擎苍都发话了,就停止了窃窃私语,他们也想看看,声音的主人会不会出来。

也正是在这时,那清冷的声音又响起了,笑声低沉:“说的不错,我的大驾光临,的确让慕家……蓬荜生辉!”

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道身影缓缓出现,继而脚步一点,直接掠上了台。

很显然,那是一个身姿纤细的女子,她穿着一袭紫衣,发梢上还插着一枚金色的簪子。

背负双手站在那里,其气质之玲珑,傲骨之通透,仿佛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为她所衬。

但是,紫衣女子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将面容完全遮了起来,根本窥不见半分容华。

即便如此,让在场不少人的心也是狠狠一颤。

还从未见过这样一个女子,光凭着周身的气质,就能让人为之倾倒。

再一看穿着大红色衣裳的慕芷,两相比较之下,谁高谁低,立马就见了分晓。

淡了。

红色本来就是最具有攻击性和压倒性的颜色,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将红色的气魄穿出来。

慕芷虽然很美,但终究少了一种大气。

一时间,气场被压得死死的。

看到紫衣女子后,慕擎苍的眼中有着疑虑一闪而过。

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但旋即,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好大的口气,姑娘,你能来到这里,也是有了我慕家分发的请柬,为何还要这般不讲道理?”

先前那句话,只是江湖上的客套,没想到,居然还被人给认了下来,间接地又打了他慕家一巴掌。

君慕浅微微偏头,勾唇笑了:“慕家主这句话倒是折煞晚辈了,晚辈十分敬重慕家,所以慕家主说的话,晚辈不敢不认。”

“……”

台下又是一阵沉默,很多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简直就是无耻啊,慕家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被砸场子。

枫灵却怎么看怎么怪异,她挠了挠头:“哥哥,我感觉这种口吻,我在哪里听过。”

“闭嘴。”墨枭还是这两个字,“还想被下咒?”

枫灵扁扁嘴,不说话了。

另一旁的苍玥终于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唔,好戏来了吗?”

结果,还有些迷糊,头没忍住歪了一下,直接砸在了扶风的肩膀上。

扶风的身子一僵,在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他摇了摇头,叹气道:“小玥。”

然后抬起手,准备把那颗头颅给扶起来。

“呃……”在闻到一股沉冷的气息时,苍玥这下彻底醒了,她刚想说什么,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诧异的笑。

“三哥,我这才和小鸢没走多久,你怎么就占玥侄女的便宜呢?”

闻言,两人的动作皆是一顿。

扶苏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二人:“虽然玥侄女也是咱们神州有名的美人,三哥你不至于牙口这么好吧?”

虽然差着的岁数比他还少个一两岁,但是这辈分可还摆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