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与本座一战!虐打!(2 / 2)

扶鸢自然也看到了,她冷若寒霜的面容此刻更冷:“苍玥,你在做什么?”

“睡了个觉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苍玥没什么表情的坐直了身体,打着哈欠,“你问你三叔,是不是只是睡觉。”

“十七。”扶风只是看了一眼扶苏,淡淡的口吻中带着浓重的警告。

“好,我说错话了。”扶苏耸了耸肩,朝台上忘了一眼,复笑,“我这回来的可真及时。”

他三哥这个徒弟,果然嚣张,就这么明目张胆地上去了。

“嗯。”扶风眉目不动,淡淡一个字,“坐。”

“玥侄女,你真不厚道。”扶苏摇头坐了下来,“居然占你十七叔的位置。”

苍玥斜眸看他,神情懒散:“我没让你叫我姐姐,已经很不错了。”

比她还小一岁,还好意思自称十七叔。

“然也,然也。”扶苏轻笑,“等什么时候你能真的让我叫你一声姐姐,我就多叫你几声。”

扶鸢脸色冰冷的坐在最边上,整个人都散发着寒气。

而此刻,台上戏剧性的一幕还在进行着。

慕擎苍的不满越来越深,还要说什么,却被慕芷抢先一步开口:“爷爷!”

话罢,又看向紫衣女子,微微一笑:“这位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扰乱我的典礼,但我相信,你肯定不是恶意的。”

一句话,就已经阴险暗藏。

“哦——不好意思。”君慕浅撩了撩发丝,也笑了,“我还真是故意的。”

苍玦冷了脸,眉眼森寒:“慕……这位姑娘,你有些太过分了。”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他能确定,这就是慕浅。

她居然真的赶来,果然是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玦哥哥。”慕芷拉了拉他的袖子,神色也难看了不少,“姑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就算我得罪了人,我也得知道是哪一家吧?”

君慕浅环抱着双臂,以压倒性的姿态漫不经心道:“君,至于名字……你,可还不够格。”

“放肆!”

台下传来一声厉喝,正是温宁蕊,她柳眉倒竖:“哪里来的跳梁小丑,把慕家当成了什么?”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附和了起来。

“就是,太不知好歹了,怎么能这样?”

“慕家就是没好好查,让这种人溜了进来。”

“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还敢这样和天才少女说话?”

没有人认为,同龄乃至四五年岁差之内,有人能和慕芷一较高下。

君慕浅轻飘飘地看了温宁蕊一眼,唇边勾起一抹微凉的弧度:“这句话,我也挺想问你的。”

“我?”温宁蕊没料到她居然还被反问了,更加气怒,“来人,还不把这个人赶下去?”

话音一落,就有慕家家臣朝着上面奔去。

而这时,“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了起来,其间夹杂着几分笑意。

“慕家不是向来以礼待客,这不分青红皂白地赶人是哪里来的道理?”

“十七公子?”很多人都愣了一下。

说话的正是扶苏,他神态自若:“天才少女不是也说了吗,是她得罪了这位姑娘,那就看看到底是什么好了。”

温宁蕊一口气就憋在了胸口中,喘不出来。

而在扶苏开口后,风惜微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看着紫衣女子,蓦地惊了一下。

等等,这难道是……慕浅?

可是不应该啊,祖宗爷爷说,慕浅明明还在风家。

可若不是慕浅,扶苏怎么会其说话?

“十七公子说的有道理。”慕芷也忍着怒意,面上微笑,“还请君姑娘明示。”

君慕浅点了点头:“听说,慕家的儿女在及笄和及冠之际,只要是同龄人,都可以向其发出挑战。”

慕擎苍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有这个规定,但因为慕芷身体太弱,及笄礼不曾举办,推到了今天。

而七大家族的同龄人也都很有眼色,没有插手这件事情。

若不是今天一提,这件事他都要忘了。

慕芷也是一愣,她还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不巧,我今年也刚好十七岁,所以——”君慕浅眸光流转,扬眉一笑,“我要向天才少女,慕芷小姐发出挑战!”

“!”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发出挑战?这个紫衣女子疯了吗?

还是说就想凭借着这个,得到七大家族的注意力?

“不可以!”温宁蕊率先开口,她神色嘲讽,“你算什么,有什么权利提出挑战?”

“哦?”君慕浅并不动怒,挑着眉梢,“规定只是说了同龄人,可不在乎身份,还是说——”

她唇边笑意浮现,微凉如玉:“慕芷小姐,不敢比?”

“我比!”慕芷被这么一激,怒火都涌了上来,连苍玦一直按着她,都没能阻止她说出这两个字来。

台下的人听到之后,皆连连摇头。

“这人果然是疯了,现在天才少女答应了,一会儿就等着被虐吧。”

“这种博眼球的方式真的是太差了,看着吧,我赌一招,她就会输。”

温宁蕊有些生气慕芷不听她的话,但也无可奈何。

慕擎苍见局势已定,只好叹了一口气,走了下去。

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苍玦不好说什么,握了握拳,退到了一旁。

“请。”君慕浅背着双手,轻轻地笑,故意咬着字,“慕家的天才少女——”

------题外话------

期待明天么~

明天后台要更新,所以加更可能会晚,但是24点前肯定会有。

接着求征文票啦,每天领了记得投呀,召唤爆更~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