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不能失败!追到媳妇啦(1 / 2)

话还没有说完,眼前的黑暗忽然就散去了。<ahref="http://www.kan121.com"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君慕浅眯了眯眼,才适应了周围的光线。

然后,她打量了一眼周围,瞳孔稍稍地收缩了一下。

这里也是一座殿堂,但比外面要大的多,古朴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站在这里,犹如回到了远古洪荒时代。

而且,在殿堂的周围,竟然有着数具高大的雕塑。

这些雕塑清一色的都是玉石雕刻而成的,纹络清晰。

但很奇怪的是,每个雕塑上都有一个从顶部垂落的宽布,将雕塑的上半身遮了起来,根本看不见其模样和体型。

君慕浅还注意到,有些雕塑是坐态,在其下方,有着一座莲花宝座。

然而,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拉了回来,因为一直很平静沉稳的婷姑娘,此刻却是激动地握住了她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在永恒绿洲遇见了人身蛇尾的生物?”

一旁的男子穿着斗篷,看不清面容,但他也显然很是惊异。

“见到了。”君慕浅声音淡淡,“不仅见到了,我还差点被吃了。”

而且,她有些没能明白那个神秘少主的话。

什么叫做让她把东西还回去?

“这……”听到这句话,婷姑娘愣住了,“吃?”

她看了一眼斗篷男子,神色不明所以。

斗篷男子声音微肃:“你能够提供证明吗?”

“没什么好证明的。”君慕浅轻笑,“我就是问问,你们何必这么大的反应。”

一句话,让婷姑娘和斗篷男子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很久,婷姑娘才慢慢开口了:“姑娘,我现在只能说,若是你以后再遇到类似的生物,一定要离得远远的,万万不可和他们有任何接触。”

顿了顿,又说:“剩下的事情不是我们不告诉姑娘,是因为你现在的身份很尴尬。”

君慕浅微微点头,表示了然。

她也不过是刚刚挑选了一个任务,连备选神猎都不是,自然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将神殿的秘密告诉她。

只是有些好奇,故此一问。

她淡淡地笑了笑:“那么,还请二位告知我这九关是什么了。”

关数多,风险大,那么机遇也绝对不会少。

“不,我们也不知道。”孰料,斗篷男子摇了摇头,“你的考核任务,不是我们颁布的,而是……”

他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显然是因为君慕浅的权限还不够。

“所以你的任务是什么,我和阿婷目前也是不知道的。”

不待君慕浅开口,婷姑娘接着说:“虽然很多事情都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一件却可以。”

“神殿之中,有九位尊使,而这九位,就对应了你的九关。”

婷姑娘的神色又严肃了起来:“在你确定要接下这个考核任务的时候,第一关的考核任务,就会到第九位尊使的手上。”

君慕浅按了按头:“所以我只需要去找第九位尊使,能参加考核了?”

她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给自己添了这么多麻烦。

“不错。”婷姑娘颔首,“这羽毛上的字,现在的你还看不懂,所以我们可以告诉你。”

她朝着斗篷男子眨了眨眼,他立马从善如流道:“羽毛上写的是第九位尊使的方位。”

“永恒绿洲,金曜城,望春楼。”

君慕浅瞥了斗篷男子一眼:“你不要告诉我,这望春楼其实是个青楼。”

神殿的尊使,居然在青楼里面?

当老鸨还是花魁呢?

“咳……”斗篷男子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实不相瞒,我和阿婷也这是才知道。”

“才知道?”君慕浅感觉到了几分不妙,“什么叫做才知道?”

“还是我来解释吧。”婷姑娘瞪着斗篷男子,“我们俩并不属于九位尊使,就连九位尊使之间,也都不知道谁是谁。”

“所以,这九位尊使到底在何处,我们是不清楚的。”

她点了点那根羽毛:“这里只有一个地名,你必须要能够判断出,到底谁是第九尊使。”

君慕浅沉默了一下,面无表情,就要转身:“那我不干了。”

什么破考核任务,连考核人都要她去找。

“哎哎!”婷姑娘急了,“可是你已经接了,怎么能就不干了呢?”

君慕浅挑眉:“你就当我临阵退缩,不想当神猎了。”

“这是不行的。”斗篷男子开口了,“说了这个考核任务不是我们颁发的,你若是不干,会遭天……”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在这寂静的大殿之中,骤然响起了一声雷鸣,如同严厉的警告。

君慕浅就感觉像是有一道惊雷在她耳边落下,震得她身体一麻。

而她回头一看,发现本来平坦光滑的地面之上,竟然出现了一片焦黑。

这就证明,刚才那声惊雷不是幻觉。

这时,斗篷男子也终于把后面的几个字艰难地说完了:“天谴的。”

君慕浅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她捂着自己的耳朵,实在是不能相信,居然会有这种操作。

“那如果我的考核任务失败了,会怎么样?”

“不,你绝对不能失败。”婷姑娘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谁都可以失败,但你不能。”

“这就好笑了。”君慕浅微微勾唇,“圣人都会失败,何况我只是一个凡人?”

她不置可否:“我会尽力去做,顺其自然。”

婷姑娘欲言又止,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斗篷男子拉了一下。

“那就和两位告别了,我该去金曜城找你们的第一位尊使了。”君慕浅捏住手中的羽毛,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虽然刚才转了很多弯,但她却将路线清晰地记在了脑海里。

不用婷姑娘带路,君慕浅便很轻易地走了出去。

而在她离开后,婷姑娘一把甩开斗篷男子的手:“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和她说完?”

斗篷男子淡淡一语:“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已经提醒过她不能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