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本座脾气爆少惹!北冥有鱼(1 / 2)

凤弦顿时就发现她最讨厌的敖冽就看了过来,看她的眼神,还是专门看傻子的那种。<ahref="http://www.25shu.com"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一下子,她就被激怒了:“看什么看?”

敖冽睨着她:“看你是个蠢货。”

居然敢挑慕姑娘比试,疯了吗?

这是得有多大胆?

敖冽虽然知晓君慕浅还没有到灵皇,但是他莫名就觉得她身上有时候散发出来的威压,连他这个七级灵皇也要退避三舍。

恐怕,是隐藏了实力。

而且,更不用说她身边还有天焕这样的高手。

最重要的是,那个不露情绪的男人。

“关你屁事?”凤弦冷笑一声,只是看着紫衣女子,“上来,我们比试。”

君慕浅并不在意,她看都没看凤弦一眼。

天焕倒是上前了一步,手一动,火尖刃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想跟我老大打?先打过我再说。”

他一定要当一个合格的小弟,这样才能更早地得道老大的认可。

说着,身形一动,就朝着擂台上掠去。

凤弦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瞪大眼,脱口:“不……”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天焕已经指着她开口了:“我要和你比试。”

下一秒,就如同先前那个低级灵王一样,凤弦不受控制地被拉到了那个擂台上。

北冥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就在凤弦站定的那一刻——

“嘭!”

天焕和她都消失不见了。

而不过几秒后,他们才再一次出现在了擂台上。

不同的是,凤弦瘫在了地上,面容惨白,衣服都破成了碎片,整个人狼狈不已,根本没有了先前的趾气高扬。

而反观天焕,却是轻松如常,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动一下。

如果一场战斗完毕后,一方受伤过重,就会有一个保护期,其间,不允许其他天骄对其发起挑战。

凤弦就倒在那里,接受着周围的形形色色的目光,有一种极度的羞辱感在她心中蔓延。

天焕也不管她,自己走了下来,剑眉扬着,邀功似的:“老大,您可还满意?”

听着这个语气,君慕浅眉心一跳,总觉得自己变成了土匪头子。

怎么好好地一个天穹榜高手,突然变成了这种风格?

君慕浅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让你出手,可真是大材小用了。”

她也有些诧异凤弦会对她发出挑战,不过早在这之前,她便已经看出了凤弦的修为。

六级巅峰灵皇。

在同龄人之中,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若她真的对上,也不会那么轻松,必然是要认真对待。

君慕浅想着去巩固一下修为,但是没料到,她还没动,天焕先耐不住了。

八级巅峰灵皇对上六级巅峰灵皇,比灵王和灵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显然,天焕还没有用出全力。

“这不是看不惯吗?”天焕耸了耸肩,甚是无所谓,“老大,她就是看你修为低,才要挑战你,还给她什么脸?”

“此事还是本太子连累了慕姑娘。”敖冽叹了一口气,“不过慕姑娘大可放心,一会儿本太子去教训教训她。”

君慕浅倒是没什么感觉,她挑了挑眉,问天焕:“这擂台战斗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问题,天焕颔首道:“只有站到擂台之上后,对着想要挑战的人发出挑战,才会生效,然后,等到对手配齐之后,我就进入了另一个虚无空间之中。”

君慕浅的眸子微眯:“虚无空间?”

“不错,不过这是我的叫法,因为那个空间很大,连灵识都无法感知到边界在何处。”天焕若有所思,“我便是在那里同她打了一架,等我胜出后,就被传送了出来。”

与其是说是打了一架,不如说是完虐。

“看来,天穹境之中的奥秘还十分的多。”君慕浅沉吟了一下。

现在一想,这个擂台大约是有着类似传送阵的功能。

每两个人确定之后,就会被传送到新的地方,并且,天焕口中所说的虚无空间,时间流速定是比这里要快的。

慕影皱了皱眉:“我就不去了,阿泠现在不适合动武,我就在这里保护她。”

天穹境中秘境众多,也不缺这一个。

闻言,苍玥点了点头:“那我上去看看。”

说着,她便走了过去,迅速找了一个天骄,就进入了战斗之中。

君慕浅没有动,她还在观察着擂台。

随后,她便发现,不过两个天骄在虚无空间之内交手了多长时间,这里都只过了两秒左右。

而正是因为真正使用的时间很是短暂,不过一个时辰,大部分天骄们都已经打完了三场。

有人兴奋,有人丧气,有人踌躇,有人还有些惊恐。

修为低的天骄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因为这个战斗是强制性的,一旦有人对他们发起挑战,那就必须要接受。

凤弦终于缓过劲儿来了,她不敢再较劲,迅速点了两个不如她的灵修进行了比试。

很快,两千天骄值到手,她便进入了胜者的行列。

太屈辱了……

凤弦都不敢回顾她的第一场比试是怎么结束的,不,她甚至连怎么开始的都不知道。

高级灵皇对她来讲,真的是噩梦。

一旦三场战斗全部结束,就不能再进行挑战或者被挑战了。

凤弦总感觉敖冽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飘向她,现在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慢慢地走下了擂台。

北冥也刚结束了两场战斗,都是胜出的结果。

他皱眉看着凤弦,脸色有些难看:“不是说了,不要挑衅他们吗?”

“我怎么知道那个天焕居然仗着自己修为高,以大欺小?”凤弦憋着一口气,“不是说,他向来不会跟比他修为低的对手比试吗?”

是她大意了,她应该等站在擂台之上,再发起挑战。

否则,也不会被天焕钻了空子,来欺负她。

想到这里,凤弦忽然开口:“北冥——”

北冥眉头还是紧皱着:“怎么了?”

“你是不是只打了两场?”

“嗯,两场都赢了,第三场打不打就无所谓了。”

“那刚好!”听罢,凤弦的眼睛一亮,“我现在已经没有挑战机会了,你现在就到擂台上面去,和我当初要的那个对手打,好好搓一搓他们的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