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别动!(1 / 2)

“本宫忽然想起今天还有要事要处理,先不打扰慕姑娘了,再会。<ahref="http://www.kan121.com"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说完转身就走,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君慕浅摇头轻笑,她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下位面了,比起波云诡谲的虚幻大千要宁静不少,这些小孩子也是真的有趣。

夜晚,皇宫。

皇后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还留有浅浅疤痕的脸,她忍下怨气,才开口:“你确定本宫这张脸今晚就能治好么?”

站在她身后的那位从丞相府来的医师点了点头:“自然是可以的,只要娘娘你能狠狠心。”

“不就是损失一个女儿么,本宫怎么就狠不下心来了?”皇后嗤笑一声,“本宫已经把彩织骗出去买云片糕去了,你的人什么时候动手?”

医师告诉她,想要治好脸,只用药是不行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别人的脸皮,但是只能用自己血亲的。

她不敢动楼云翩,只好用楼彩织的了。

但表面上,她必须是一个慈母。

“娘娘不急。”医师说,“很快您要的脸皮就送来了。”

皇后满意地点头,眸中带着彻骨的恨意,等她脸好了,就让那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死无葬身之地。

而与此同时,半夜三更,一声突如其来的凄厉尖叫惊醒了沉眠的黑夜。

楼彩织惊骇欲绝地看着这些把她包围起来一群护卫,吓得瑟瑟发抖,声音一个劲儿地颤:“你、你们是谁的人,告诉你们,我、我可是公主!”

“要是敢伤我一分一毫,我父皇和母后是不会原谅你的!”

楼彩织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她在路上走得好好的,就出来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要杀她。

这些护卫都穿着夜行衣,身上也没有标志,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一家的。

谁?谁想害她?

“公主?”有护卫冷笑一声,“若你不是公主,你还不会碰到我们。”

“你什么意思?”楼彩织虽然害怕,但也察觉到了不对,“你们知道我是公主,还专门来杀我?”

“你……”

“废话什么?”为首的护卫却是不耐烦了,“还不赶紧杀了,把她的脸皮剥下来,我们好回去复命。”

“不!”听到这句话,楼彩织整个人都快吓疯了,“你不能!绝对不能!”

苍天啊,谁能来救救她。

“要怪就怪你是公主好了,不杀你杀谁?”为首的护卫不加理睬,又下命令,“杀了。”

那些护卫听令,亟要上前。

楼彩织吓得闭上了眼,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了,只能一直呜呜。

但就在这时!

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他们的表情忽然痛苦了起来,一个一个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唰——”的一下,有风拂过,空寂的街道上又多出了一个人影。

楼彩织茫然地睁眼,发现面前竟是一个漆黑的头颅,吓得拼命往后爬去。

远了些,她才看清是一个人,只不过那人的体态样貌都看不清,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斗篷中。

那人的声音沙哑至极:“你是大乾的公主?”

“对、不不不!我不是!”楼彩织连连摇头,“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

方才那些护卫,真的是吓死她了。

“哼,以为我那么好骗?”孰料,那人冷笑一声,“既然是大乾的公主,我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杀了你,大乾的气运之力一定会流失得更快。”

“主人可没有那个闲时间,像他一样耗费数年时光。”

楼彩织真的是绝望了,她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么,怎么遇见的人都想杀她?

她想跑,但腿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软软地瘫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如何死去。

然而,就在那人的手离她只有一厘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轻快的笑。

笑声的主人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却意外的吸引人。

“半夜里欺负一个姑娘,阁下的所作所为怕是不妥吧?”

“谁?!”那人猛地转身,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这时,又是一声笑,但冰冰凉凉:“往哪儿瞅呢,本公子在上面。”

不光是那人,楼彩织也瞪大眼睛看去。

只见在漆黑的夜幕中,紫衣公子斜坐在屋檐上,单手撑着下巴,姿态潇洒,风流十足。

明明有着雨滴落在他身上,可却半点不见水渍。

楼彩织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羞愧十足,心也怦怦直跳。

同样是淋雨,可别人却依旧那般优雅。

“哪里来的臭小子!”那人的声音一冷,“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不知好歹!”

“本公子做事一直随心所欲。”君慕浅笑笑,“看你不顺眼,就想断你的手咯。”